一个世界

二十岁的青稞

作者:莫邪

走在路上的时候,青稞觉得鞋子里好像进了沙子,磨得脚底板疼,但是她又不能把鞋子脱下来,倒出沙子,毕竟她二十岁了。二十岁的姑娘,在大街上,随随便便脱鞋子,是会被人家笑话的。她得找个没人的地方。

那粒沙子是怎么进到鞋子里的呢?昨天追那条狗的时候,不小心钻进去的?还是,她去楼下倒垃圾的时候进去的?又或者是她把鞋子晒在阳台上时,麻雀衔来落到里面去的?青稞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

青稞疾走了几步,同时四下张望,寻找着公共厕所或某个僻静之处。可是大街上到处挤满了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公厕,还排着长队。青稞看了看时间,上学快要迟到了。她急匆匆的跳上了停在路边的公交车。车上也挤满了人,连一个空座也没有,青稞只好站着。鞋里的沙子磨着她的脚,隐隐作痛。

到了学校,青稞来不及放下书包就往女厕所跑,心里想着,终于能把那粒讨厌的沙子倒出来了。她一步一步地走着,本来已经站得有些麻木的脚,越接近女厕所时,就越觉得焦灼难耐。

“青稞!”有人从背后拍了拍她。是同宿舍的小玖,“你这么急要去哪啊,不回宿舍吗?”

“回…啊。”青稞支支吾吾地说。

“那我们一起吧。”小玖不由分说地拉着青稞往宿舍走。

二十岁的青稞踩着鞋里的沙子,亦步亦趋。那粒沙子也随着她的步伐缓慢滚动着,分不清是痛是麻,还是痒。总之,她想立刻把鞋子甩掉,倒出沙子。小玖边走边和青稞说着宿舍里另外两个女生的坏话。邋遢,丑,懒惰,自私等等,就像她不在场时,另外两个女生说她的一模一样。

宿舍里另外两个女生已经到了,一碰面,大家就像往常一样,兴高采烈地说笑,聊着班上的八卦,分享各自从家里带回来的零食,互抄作业,还有讨论即将到来的月考。

小玖和另一个女生已经脱了鞋子,盘腿坐在床上。青稞也想脱鞋子,比任何时候都想。但是,她没有脱犹豫了一会。后来,在她想脱掉鞋子的时候,有人打电话给她,是吉他社的小萨。他叫她出去一趟,也没说什么事。挂断电话,青稞才发现宿舍里其他女生看她的眼神有点奇怪,尤其是小玖。

青稞匆匆收拾了一下,便出去了。刚走出宿舍就听见背后传来女生们叽叽咕咕的声音。小萨长得帅,唱歌好听,学习成绩还好。平时,女生们提及他,声调都会没来由得升高几度。自从上次校庆时,青稞和他一起合演了一个节目之后,小萨便时不时约她出去,有时候弹他刚学的曲子给她听,或者让她帮忙填词,有时只是出去随便走走,聊聊天。以前,青稞一直觉得小萨高高在上,对谁都不冷不热的。真正走进他,才发现他其实挺孤独的。爸妈不在身边,他长期寄住在亲戚家里。

青稞和小萨在学校附近的林荫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青稞二十岁了,鞋子里进了沙子,磨着她的脚掌和脚心,磨得生疼。青稞觉得小萨好像有什么话想对她说,好像又没有。他们聊吉他社里的一些琐事,聊了最近听过的歌,看过的书,学校里的图书管理员,门卫和食堂大妈,一边漫无目的地走着。

天晚了,小萨送青稞回了宿舍。

走廊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四周静悄悄的。现在,她终于可以把鞋子脱下来,倒出里面的沙子了。但是,她没有那么做。

“就这样磨着吧。”青稞想。“不过是一粒沙子而已。”

(2)

本文由 一隅文学 作者:莫邪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评论:

3 条评论,访客:3 条,博主:0 条
  1. 发布于: 

    我想文中所磨脚的“沙子”大概是指室友或者人们之间的流言蜚语吧,开始青稞觉得沙子磨脚是因为无法忍受人们的议论,但是到最后青稞不愿将沙子拿出来了应该是在暗喻青稞并不再在乎那些流言了,释怀了,因为她通过小萨的事情明白了流言就只是流言,独善其身就好。(超小声:纯属个人瞎猜,不知道有没有曲解莫邪原本的意思)

  2. 发布于: 

    要表达什么呢?似懂非懂

  3. 发布于: 

    是找不到的现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