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世界

在夏日炎炎的黄昏,再次遇见你

作者:青鹿

“呼~这天也太热了吧!”

刚从凉爽的空调公交车下来的我,边用手扇着风边感叹道。

右手还提着一大堆的东西,蔬菜水果鱼肉鸡蛋,手心已经勒出了一条清晰的红痕,只能拿左手接过了班,慢慢向家走去。

“真的是,大热天的要我买这么多东西。”我嘟嚷道,“害,忍了,也就只有靠做家务和买菜来维持家庭里和睦的关系了呜呜呜。”我一边抱怨一边往家走去。

夏日炎炎,而黄昏时候更是闷热的厉害,马路而来的风裹挟着熏人热浪以及震耳的引擎轰鸣而来,微暗的天空下霓虹闪耀个不停,车水马龙间笛鸣四起,宛如一个庞大的街道乐队,“音乐”在脑子里晃的不停,如果不是手心上传来的阵阵酥麻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可能就要昏沉在这一场演唱之中了。

夏天就是黏糊的身体包裹着昏沉的灵魂吧。

除了,来自另外灵魂的干扰。

我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她,也是如此。一股自心尖自脑海的冷流席卷了全身,直至寒颤。不过这次,略有不同。

我们分手了蛮久一段时间了,时隔多日,又再次遇见她,应该是喜悦才对吧,的确,油然而生的惊喜感差点就从我的心里喷薄而出,可是望着前方并肩而行的两道身影,于是便又如鲠在喉了,失落感像重锤一般从头顶压到脚跟,不过在触及地面之后又无影无踪了,是啊,我有什么好伤感的,她和我还有什么连结呢,有一个人陪伴她不应该去祝福吗?兴许她离开我反而更加开心快乐了呢,而且都已经这么久了,我对她的感情,早就淡了才是,对吧?

对吧?我问自己。

也许吧,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愈发的近了,愈发的清晰了,穿衣的风格还是没有改变啊,独独钟爱一袭干净的白裙,扎着摇晃的马尾,头发好像比以前长很多了,一双小小的白色帆布鞋跳来跳去着实可爱,脸上洋溢的清爽笑容被手指轻捂着,貌似刚刚听到了一个讨厌的笑话,惹得你阵阵轻锤旁人。

好像我也曾站在你身旁,也曾逗你笑,也曾在夏日炎炎的黄昏撑太阳伞覆盖着一大一小两个影子,覆盖着,小小一个世界。

我突然紧张起来,现在我还是一身休闲装,穿着哒哒的人字拖鞋,头发像个鸡窝,胡须也没有修,说是狼狈也未必不可及, 实在是对不起这场偶遇啊。怎么办,要不现在转身就走?不行,堂堂男子汉怎么能去逃避,再说了,现在两人不过是路人的关系,连逃避的理由都没有呀,可要是就这么向前,也太拉不下来面子了,她又回永什么眼光来看我呢,我还没做好准备呢。不过一场激烈的心理战争还未分出胜负,上帝就已开始要宣布结果了。

她已来到我的跟前。

突然而来的熟悉面庞霸占了整个眼帘,一时间手足无措,心猿意马,眼神不自觉的开始飘忽不定,飘到路旁的青苔石缝里,修剪整齐的灌木丛,枝桠繁盛的行道木上去了。

娇媚的笑声达到鼎盛,好像附在耳边一样,沁人的气息开始侵占过来,莫名涌现出想要张开双臂拥抱的冲动,心头一热。

不过只保持了一瞬,立即就衰弱了,笑声以及气息,再一会儿 ,连影子都不能见了。

什么也没有发生,没有尴尬,没有慰问,没有礼貌的招呼,也没有陌生的注视,更没有相遇之后的转身,只是如风一般穿行而过。

天气真是闷热的厉害,衣衫都已经被汗水浸透,马路而来的风裹挟着熏人热浪以及震耳的引擎轰鸣而来,黑夜中霓虹闪耀个不停,车水马龙间笛鸣四起,在这场庞大的街道演唱里,若非手心上传来的阵阵酥麻刺激着我的神经,我就昏沉在这里了。

不过提着的东西实在太过沉重,左手已经勒出了一道清晰的红痕,于是只好用右手接过了班,继续慢慢地向家走去。

(2)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