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路口

作者:月光树

我经常会迷路,迷路以后还坚信走的方向是对的,然后越走越远,耽误很多时间。比如这次,公交车没过路口就停车靠站了,我下车换线,另一辆公交在路对面。

很奇怪不是么,公交车都是过了路口才靠站,就是为了防止你步行穿过路口时迷路啊。

我一边抱怨着,一边往前走。路口有一个大转盘挡住了视线,理论上我只要绕过去,到这条路的另一边,就可以找到要换的车了。

然而并没这么简单。这个大转盘,是五个路口的汇聚点,分别指向五个方向,很容易迷路。

我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村子里,在里面迷路了。就是该拆了,全都得拆,多出几个贪官,把你们的补偿全款都贪掉。

我漫无目的地转来转去,看到一个女人扶着墙,好像崴了脚。活该你崴脚,这破地方。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我差点笑出了声。

我努力憋住笑,表现得一脸严肃,假装没有迷路。她看不出来对吧,我脸上又没写着迷路,难道我看起来是个路痴吗?不可能的,我很清楚要去哪,也很清楚我现在在哪,东西南北分的清,所以不算是迷路,不能算。

在经过时,那个女人突然说话了,你好!
是在叫我吗?不是在叫我吧?这鬼地方,不是叫我又在叫谁?我扭头过去看,嗯,确认是在叫我。

她穿着件灰色的风衣,看起来比较厚实那种,斜挎小包。正无奈地看着她的一只脚,原来是半个鞋跟卡在了路边的引流盖子上,那种给力的栅格铁条盖子,专坑这种鞋。

“帮我把这盒名片送到那边的店里吧”,她从包里拿出一盒名片,是塑料盒子,顶端有个圆孔那种。
“这名片非常重要,不能迟到,拜托了!”

我看着那盒名片,又看着她的脸,心想不会是骗子吧,这年头。我快速开动大脑,检索资料库,名片骗局? 可能会是个什么套路?
我把名片送过去后会怎样? 会在店里骗吗?不好说,还有假冒的银行呢。关键是,会如何骗我?对,这点很重要,我只想知道后面的套路是什么。

所以我愣了神,接过了那盒名片,跟她重复了一遍店名,是叫“小秘复印”。厉害吧,电光火石之间就完成了这么多思考,看来我平时的思维训练很管用。
“我叫宝丽,去了报我名字,谢谢了。”从头到尾,我没有说一句话,沉默是金。
拐进一个胡同,没走多远,我看到那家店。门口坐着一个懒洋洋的中年人,胡子拉碴,无精打采。
我把名片盒子递到他面前,没有说话。
那人接过名片,“宝丽人呢?我让她盯着呢,怎么没过来?”
“她出了点状况,一会就过来了。” 看到他说话的表情,确信不是骗局,所以回话了。我通常不跟骗子说话,只要一接话,就脱不了身了。

他的脸上写着“惊讶”两个字,好像凝固了。我郑重地点点头,“放心,宝丽一会就过来。”

然后我转身走了。继续在这胡同里找路。

没走一会,又看见了宝丽。她向我道了谢,我说不客气,不费事。
她问我去哪,我说 去XX路坐公交。她指了个方向,说从那个地方往前走,两百米就到了。

该死!我看起来像迷路的样子吗?“嗯,我知道怎么走”,我淡淡地说。

她从包里拿出了四支焉不拉唧的玫瑰花,“送给你,你选一个。” 好奇怪的操作,把花装到包里面。

“别人送我的,分给你一支。”可不是么,七夕节刚过去,空气里都是恋爱的臭味,只有我散发着单身狗的芳香。

我们一起走了一段,在那个胡同的转角,各自走向不同的方向。我没有回头,我走路从不回头。没有什么人,值得我回头。

我一边走,一边闻着我应得的花,我闻到了花卉市场里面那种充斥在空气中的狗粮的腥味,居然流出了口水。

终于走上了大路。路边有个花摊,各色的鲜艳花朵,包成一束束的放在地上卖。

我把手里的花轻轻放在花束中间,走向了我的车站。

天空中一个闷雷响起,又一阵风吹过,我闻到了秋天的味道,梦醒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传入耳中,下了一夜的雨,还没停。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