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世界

溺亡

作者:杂货铺的少年

站在天台上,我什么都看得见,却好像什么也看不见。

楼底是一条巨大的深蓝色湖泊,大到海的模样,深渊的意向。湖泊的形状不停变换着,湖水时而聚集,时而流散。湖泊的变化里有扭曲的人形,半身的犀牛,还有一颗颗深蓝色眼球,在湖底翻滚。

“小北,又上楼顶打望啊?”隔壁四楼的王老师猥琐地笑道,隔着几十米的距离还是能听见他刺耳的笑声。

“我今天是来跳楼的。”我没有以玩笑回应他的戏谑,我很真诚地告诉了他我上天台的用意。

我听见隔壁楼梯间里传来一阵哈哈大笑,笑声里不止有王老师,还有一个女人,一个成功男士背后的女人的笑声,很悦耳。

“那我今天可是幸运喔,还可以亲眼看一看跳楼直播,哈哈哈。”王老师的笑声消失在楼梯里,掉进了楼底的湖里。

我兀自地笑了笑,说:“你还会多一位上过新闻的邻居。”

他没听见这句话,我也没有。

楼底的湖水猛烈地翻涌着,水花激荡,不停地在楼宇之间拍打,好像随时都可以摧毁掉整栋楼房,整个世界,或者是说,我的。

骤然,湖水平息了。

“哥哥,哥哥,你在这里干嘛呀?”

是住在我家楼下的一个小妹妹,前几天刚刚满七岁,之前总找我帮她哥哥打架,还经常跟着我一起去打桌球,没少因为这个事挨家里的打。自从上一次她和哥哥又被家里抓到和我一起去网吧玩有被收拾之后就有接近一个月没见过他们了。

我其实蛮不愿意带他们去网吧的,每次都得跟他俩一起看动画片,他们还得跟我讨论,真无聊,我其实比较喜欢灰太狼,感觉小孩子挺讨厌他的,小孩子真奇怪。

不过带他们出去也好,在家里总挨打,反正要挨打,还不如先出去玩玩。

“哥哥,哥哥,你在这里干嘛呢?”她又问了一遍,过来扯我的袖子。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或者说我没想过要回答她这个问题,她也不应该知道。

“你是不是又是偷跑出来的呀?”我反问她。

没等她回答,我继续说:“上次挨打的伤都还没好吧,就别乱跑啦,快点回去。”

她低着头,我隐约看见她皱着的眉头:“那个,我,我昨天在电视上看见一个姐姐从楼上摔下去,流了好多血,我怕你不小心掉下去。”

我看见她哥哥站在楼梯口,我把他叫过来:“快点把妹妹带回家去,以后要听话点,不要到处乱跑,要是可以的话呢,平时要好好跟你爸爸他们说说话,他们只是凶了一点,不是坏人,像我这样的人呢,才是坏人。”

她哥哥牵着她走下了楼梯,在离开我视线的最后一秒他们说了一句:“等我们长大了带你去网吧。”

楼底的湖水渐渐隐没了。

我看见川流不息的人群,四处高耸的楼房,往来穿梭的车辆,交错蜿蜒的道路。

我看见远山的一点星火。

“你他妈去死啊,怎么不去死,你他妈狗娘养的,你他妈生的儿子就是一坨屎,怎么不跟你儿子去死呢,臭婊子。”我听见我慈祥的后爸对我妈妈的吼叫。

啤酒瓶破碎的声音,扇耳光的声音,楼宇崩塌的声音,蝼蚁歇斯底里的声音。

这些声音掉入湖底,湖水沸腾起来。

湖水不停向上蔓延,天,骤黑,巨大的水从天空的裂缝倾泻下来,我无法呼吸,我不知道我是坠入了湖底,还是天空的裂缝。

我死后,被木板覆盖,被泥土覆盖,听见外面的声音。

“听说没有,这个人的死也太蹊跷了,他死那天明明风和日丽,是个艳阳天,结果是在楼顶溺水死的,你说奇怪不奇怪,而且楼顶一点水都没发现。”

我也疑惑了,我不明白,我到底是死在湖底,还是房顶,到底是跳楼,还是溺亡。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