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眼镜猴

作者:维斯拉瓦.辛波斯卡

我是眼镜猴,眼镜猴的儿子,
眼镜猴的孙子和曾孙,
一只很小的动物,由两个瞳孔
和一些不可或缺的东西组成;
奇迹般逃过进一步被加工的命运——
因为我成不了餐桌上的美味,
我的外皮太小做不成毛皮衣领,
我的腺体无法提供幸福感,
没有我的肠管,音乐会照样进行——
我,一只眼镜猴,
蹲坐在人类手指上好端端地过日子。
早安,主人,
无需从我身上剥取任何东西,
你该因此送我什么?
彰显了你的宽宏大度,你要如何酬谢我?
为了博君一粲我搔首弄姿,
对于无价之宝的我,你如何估价?
伟大和蔼的主人——
伟大仁慈的主人——
如果没有动物死得冤枉,
有谁能证明此事?
有可能是你们自己吗?
唉,以你们目前对自己的认知,
只能一夜无眠看星星起落。
只有我们这些极少数动物尚未被
剥去毛皮,撕裂骨头,拔除羽毛,
我们的骨骼、鳞片、角、獠牙
以及富含蛋白质的其他部位
都受到尊重,
我们是——伟大的主人啊——你的梦想,
能暂时赦免你的罪。
我是眼镜猴,眼镜猴的父亲和祖父,
一只很小的动物,几乎只是某物的一半,
但仍是一个不亚于他物的完整之体,
我是如此轻盈,嫩枝就能将我托起。
要不是我必须一次又一次地
自那些,啊,多愁善感的心跌落,
以减轻其负担,
我可能早就上天堂了。
我是眼镜猴,
我知道成为眼镜猴是多么地重要。

(0)

本文由 一隅文学 作者:编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