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南山南

作者:沈一萌

听到你唱的《南山南》,是时隔好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看了一下歌曲的评论,就知道你唱得不咋地,但我还是动容了。在这个孤独的世界兀自行走了很多年,不是没有想过自己的结局,只是从来没有那么清晰地认识到这就会是我们的结局。

当有一天,我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希望你还是好好的。也许有一座山,就是我小说里的那座“鸣喜山”吧,请把我葬在山脚下,清明冬至的时候,我不要土里土气的菊花,你可以送上一束梅花,就像种在我家门口的那一棵一样茂盛。当你来看我的时候,我不要听你的故事,因为那里面一定有别的女孩的名字。

不知道你会是怎样评价我,是多年前那个有点傻气的女孩,还是多年后这般狼狈的我。我也同样没有想好怎么去评价你,是负心人?是救世主?还是匆匆过客?然而直到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在感情的世界里并不是非黑即白,却是充满了很多的进退两难。但我想我不会遇到这样的两难,因为我早就已经失去了有选择的权利。

很多年前的电影里说,我们总是绝望地渴望被爱,却不知道如何去爱人。我们曾经彼此相爱,却始终没有办法各取所需。后来我以为我是爱你的,当读到“知否江湖夜未眠”的时候,当你以Ray.King重新出现在我的小说里的时候,当我读到王焘的夙愿,当我读到邵飘萍的徘徊,当你让这一切走向绝境的时候。

我说过,我们行走在这座城市的不同轨迹,以常人无法理解的暗语交流,有的时候冷静得像个智者,有的时候却偏执得像个疯子。只是现在,我们都没有了做疯子的勇气,也没有了做爱人的悸动,更没有了做朋友的奢念。除了我,不会有人知道,当你唱到“北海有墓碑”的时候,你有一点小小的笑场。如果生命注定是沉重的,希望你我之间,最后还留有一些轻松的调侃。

有很多秘密,只属于我们两个人,这让我窃喜,而这些无法言语的秘密,却只能作为永远的秘密。我想我们是相同的两个人,你爱过很多人,我亦然。最终,希望当你累了的时候,有一个很好的、可以被称之为“家”的归宿在等着你。而我也希望,我会遇到一个人,让我能够放下包袱,忘记疾病。

好久没有这样说话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好好说话,一切就已经结束了。最后还是想告诉你:如果有来生,不做你的弱水三千,换你做我的一瓢饮。再见,再也不见。

(3)

热评文章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1. 发布于: 

    你好!你很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