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世界

阿三(一)

作者:悬枵Yang

阿三又一次要正面面对“谋生”,这次和以往不一样,在充分体会到人性的险恶后,这次他做了充足的准备。在狱五年,他考取了大专学历,另外还有考了焊工、钳工、电工等一些要求没那么高的技术工种证。这件事在他进监狱前就已经谋划好了,出狱就是新生。

今年是他在世的第二十七个年头,前二十年他懂得了谋生不容易,后面两年他总结了一切导致谋生不易的原因,最后制定了进监狱重新改造的计划。

计划很成功,阿三几乎完成了完成了计划中的所有事项,从这点看,阿三毫无疑问的聪明的。唯一不明确的是谋生的效果。在监狱中,阿三常听人说坐牢后出去找不到工作,不论你在监狱接受了什么教育。这类话无数次冲击阿三坚韧的神经,以至于在一段时间里阿三几乎要放弃计划。

出狱那天烈阳高照,酷热的天让阿三恨不得再回监狱待多几个月,天热的实际意义不在于人能不能受得了,对阿三而言,其意义在于阿三干瘪的裤兜受不了。监狱大门关上,外面延绵不绝的是一条长长的公路,郊外的车不多,偶尔来一部车看到从监狱出来的阿三也没敢停下。阿三倒也不恼,这个世界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对于人而言,最差的结果无非是命丢了,钱没花完。人们很难选择如何风光活着,但选一个体面的死法是不难的。而阿三,自打高中毕业以后,就没有了最差的结果。外出务工的父母在高考那年死于车祸,留下村里两亩薄田和一本存折,至于赔偿款,阿三至今还未收到。

阿三拿出手机,是一部老款的诺基亚,阿三知道,诺基亚就跟他故去的父母一样,会在时间的长河中逐渐沦为人们缅怀过去的历史资料。现在和时代接轨的唯一证明是一部拥有滴滴打车的智能手机,这个手机不在乎是中兴还是华为,能玩天天酷跑的酷派也行,这就叫科学。

阿三打开手机通讯录,思索许久,还是决定再走一段路试试看看能不能到城区。来往的车辆逐渐增多,阿三没再拦车,每逢到岔路口,阿三都走右边,这样就避免了过马路的麻烦。阿三忽略了一点,一直往一个方向转弯,难说不会回到原地。后来情况是,当阿三意识到这样走兴许会回原地时他已经走到了进监狱的路口。

阿三看着眼前进监狱的路口,难免生出出师未捷的念头。阿三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走了半天,嗓子像被风干的柿子。此时即将入夜,西边的太阳眼看摇摇欲坠的模样,这勉强算是好消息,入夜意味着没那么热,走起来身体的消耗就不会像白天那般剧烈。而实际情况是,阿三身体已经不具备可消耗物资,无疑,阿三陷入了窘境。

人生要面临的窘境和困境无数,自智能手机面世后,饿死和渴死大概就成了件难题。想自杀的不会选择渴死和饿死,不想自杀的想要填饱肚子在劳动的情况下是可以很容易实现的。阿三想,饿死和渴死其性质不亚于蠢死,所以他不能选择这种死法,有辱人格。

阿三困了,伴着微微凉风在石头上像个不倒翁似的昏昏欲睡。感受到困意后,阿三索性直接坐在地上,背靠着石头,最后把从高中陪伴他到现在的书包垫在头上睡去。阿三不擅长做梦,这次也是,只有夜晚的凉意令他情不自禁地卷缩成一团,直到夜半被一束大灯打醒。

眼前是一辆公用警车,蓝色的制服早已深入人心,就是不知道穿着舒不舒服。眼前的人是新调来没多久的狱警,阿三只知道他姓李,一个刚从学校毕业没多久的毛头小子。

阿三叹了口气,好歹能免费坐车,挑三拣四就浪费了老天的厚爱。

李警官皱眉说:怎么回事?你不是中午出来了么?蹭吃蹭喝上瘾了?还想进去享享福?

听人这话说的,读书人是不一样。阿三啧嘴,一脸为难道:走半天不知道怎么又走回来。说着阿三搓了搓发冷的手,笑着说:李警官去哪里?要不送我一趟吧,这里是东南西北我都搞不清楚。

我们出去买点东西,你倒是心大,倒头在路边睡了,走吧,带你去市区。

车上,狱警老张一脸疑惑地看着阿三:你小子没提前让人接你?

阿三笑嘻嘻道:我算好了,你们的车宽敞,还安全。

少说这些没用的,出来以后好好找份工作,不要再回来了。你还年轻,过几年找个老婆,成个家。老张认真道。

阿三贼兮兮道:老张,听说你有个女儿还没嫁,都给你愁坏了,你觉得我怎样。

他娘的,真该让你小子冷死在路边。老张拢了拢身子不再说话。

车上的阿三没了睡意,阿三一直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啰嗦的人,也不能说是话痨,好比在这样场合里,他只是静悄悄地看着窗外。但阿三是个普通人,在踏出监狱的一刹那也会有恍如隔世的感觉,尽管进监狱是他自己蹩脚又狭促的计划。监狱不是什么好地方,不会比外面吃的更好,也不会比外面住的更好,它仍然遵循着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社会风气该有的都有。因为里面最基础的组成单位不是一头猪,而是一个人。

唉!阿三叹气。

老张睁开眼看了看阿三,笑了笑又睡过去。

你看,总有人对别人的叹气不怀好意,阿三想。兴许老张会以为阿三在为自己过往后悔呢?又兴许阿三在为自己的未来担忧呢?阿三已经很穷了,穷到为过往和未来感慨的时间都挤不出来。阿三只是在想,自己口袋的几百块能撑几天呢?
好在阿三是个脸皮不俗的人,下车前,他叫醒老张,腼腆地说出了要借点生活费的要求。老张愣了半天说:你确定你要跟警察借那种典型肉包子打狗的有去无回的人民币?阿三严肃道:你怎么知道没得还,万一我又栽进去了呢?

“不借”。

“没钱吃饭了”。

“我也没钱吃饭”。

“真没钱吃饭,你看我一天了还在监狱门口就知道我人生地不熟了。”阿三俨然要哭的模样。

“没钱。”

“借不借,不借我报警了,你好意思让你同行大晚上的跑一趟么。”

老张......

看在你女儿的份上,阿三扯着老张的胳膊道。

“妈的,老子活四十多年第一次见人在警车上借钱,还是没得还的,还是跟警察借钱。”老张骂骂咧咧掏出手机。

“要多少?”

阿三想了想,1500是立案的基本要求,不能超过1500,于是果断道:1400.

“最多500,爱要不要,微信还是支付宝?”

唉!阿三无奈掏出手机,说:我建议还是现金,我暂时没有条件可以用支付宝和微信接收到你的人民币。

老张、车上的李警官一起看着阿三,眼前的这个男人和这个社会是否格格不入,不得而知。他好像没有朋友,甚至没有亲人,无奈的目光下带着坦然,令人安稳的一种世上几无大事的错觉。当然,以上这些都充分说明,眼前的男人还像脑子不太好使,不是真傻,是真是傻。

老张无奈招呼小李警官:你还有多少现金,先给我,我等会转过去给你。两人最后凑了两千块,阿三拿了1400,笑了笑说:1400不能立案,我又不傻,走了。

车的内外,一步之遥就是天地之别,初中时看小说,那些令人影响深刻成双成对的,英雄美女、才子佳人、大侠和绝世武器、寒冬和腊梅、隐士与茅屋、雪月风花等等,长大后才发现好马配好鞍的道理只不过是人们凌驾于世界的一个观念。什么是观念,它左右着人们的选择,对美的取向。而阿三一脚踏出车门,这叫选择。

闹市的晚风不大,十点过后,街上大多数店面正陆陆续续打扫卫生关门,只留下琳琅满目的霓虹灯照片。在高中毕业那会,阿三曾想,要是每个霓虹灯下都站在一个衣着暴露的失足妇女,是不是就跟电视剧里的旧上海差不多了,假如不像,那就是少了一首爵士乐。

此时的阿三粒米未进,哪怕是浪漫的霓虹灯也没能勾起他一丁半点的想法,他找商店买了一桶加一包泡面,问便利店老板要了一壶水,就这样坐在大街上,吃的浑然忘我。

认真是阿三唯一的优点,但他还不知道他具备这样的优点,人生是拼积木,而生活则是盖房子,两者相同之处是尽量把每一件原材料都严丝合缝地拼在一起,过程需要一丝不苟且不厌其烦。

吃饱的阿三走在路灯下,背影依旧挺拔,虽然落魄是落魄点,但也不失潇洒。英雄需要大氅来衬托,阿三只需要吃饱了迈开外八步伐,然后坚定地目视前方,英雄的意味便出来了。

(0)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