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祭奠青春里的疼痛文学

作者:大道如青天

一道闪电划过夏夜的宁静,像大地脉搏上突兀的青筋。青蛙吓的收起大肚囊,知了也识趣的退回香樟树里。万物静谧,只剩下随之而来的一阵阵似乎要将天空撕裂的轰隆声。不几时,大雨如注,水珠扑上窗檐,又留恋的在上面泛起一道涟漪,才飞散窗台,溅落,各奔东西。

雨,在屋外瓢泼,屋内只有翻书声,笔在纸上跳舞,谁也不关心外面的滂沱。顺着这扇关不上的窗,洒落心房。不是水晶的心,在湿漉之后,又怎会耀眼光芒。闪电烙印上玻璃,映射出少年不羁的灵魂。夜幕的雨,下的漆黑。那一秒的光亮, 在天地间充斥。水洼中倒映的脸,又如此空洞迷惘。

那些年下的雨,将思念分予各人,珍重。喜欢雨带来的思绪,好似一阵雨,一场愁上心头。 这强作的愁,淋了芭蕉,润了梧桐。深的墨绿是雨后的清凉。清凉在那个花开的半夏,穿着人字拖在雨中飞奔的少年,他想做女孩脚下的浮萍,伴着脚尖荡漾。

一次失神,一次入梦,她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落花雨季。追不回,忘不掉的念想,淡入梦境, 每一次相遇与相视而笑,只是梦境的堆叠,若即若离,若虚若实。半夏的微冷是雨后槐树下的荫凉。没有依靠的肩膀,洒落一地的荒凉。

不记得何时开始追忆夏季的味道。只是四季的冰凉,让人怀念聒噪的雨前,乌云积聚着苦闷。书本哗啦啦的翻飞盖过风扇摇曳的咿呀。笔下的夏季,是一段段泪水和雨珠的离情绕肠。

她是否还记得,那年夏天,荧光闪烁的夜空,是J城与D城的守候。守候着花开花败花落泪。

一季又一季,相遇与等候。“普罗旺斯,人字拖,烟火祭,毕业之后……”一串串拼凑的话语,连缀出一个盛夏的星空。

我只希望在下一个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你,陪你看烟火阑珊,数星星到世界尽头。

少年落笔,你家长安是否飞花漫天。我愿攻下一城,为你嫁妆,哪怕你有更远地平线。

收笔,充满仪式感的将头仰望四十五度,目光落在了天花板上。大雨、香樟树、星空、普罗旺斯……,啊!这是我死去的让人掉几层鸡皮疙瘩的青春呐。怀念的不是这些文章,而是那个写这破东西还不尴尬的少年,我已经尴尬到只会说大白话了。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