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恋旧

作者:风中聆雨

人们总爱贬谪那些喜新厌旧的人,这似乎是一种天生的共识一般的存在。一个喜新厌旧的人总好像就有了令人瞧不上的点。虽然可能大家表面不见得怎样过激的表现,但只要有了某种契机总会变成一个利器去刺向那个当事人。“这个人真是喜新厌旧啊”,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包括了——人品不好。那么这就好理解了,一个人品不好的人怎么会不令众人诟病呢。古诗也有云,“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可见喜新厌旧真的是一件深入骨髓的令人反感的事情。

那么,与其相反的,恋旧的人,似乎在某种程度上也会与之相对的令人莫名的产生好感。或许是恋旧的人相比喜新厌旧的人来的少些吧,物以稀为贵,人类也总是只会珍惜或者注意那些少有的存在。

不过,真的说起来,恋旧真的是一件好事吗。令人有好感,不让人诟病,与好似乎并不真的相等。人们所谓的评断不过就是一种评断,与本质是否真的好其实根本没什么关系。就比如大部分人都会觉得好说话、厚道老实的人是好的,更不会去诟病别人这些特质,但是,究其根本,好说话的老好人真的是好的吗,并不见得。具有这种特质的人,可以是不明是非的人、愚善的人,或者委曲求全压抑自己的人、无法拒绝的过于单纯的人,但不管是以上哪一种,至少对当事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那带来的不是无知就是伤害,又怎能真的称得上是好呢。

再转头说回恋旧,恋旧究竟是什么呢。简单的解释,就是眷恋旧的东西。旧的时光,旧的人事物。但这种眷恋是从何而来呢,又为何要恋旧。每个恋旧的人大概都是不尽相同的。但,大致总有个共同点,就是对过去记忆的眷恋。也许那份记忆里有着令当事者难以忘怀或放下的心结,亦或是只是单纯有那样的类似于习性的东西。东西总是旧的好。就像喜新厌旧的人,什么都总是新的才好一样。

有人说,恋旧的人记性一般也都还不错。喜新厌旧的人则恰恰相反,大概记性不会太好,至少不管到底能不能记住,这类人本身是不愿去拥有太多回忆的或者说他们不愿意被太多回忆缠绕。这两类人似乎在人生的路上背道而驰,一方不断回眸遥看,一方不断向前奔走。也许正因如此,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两类人大概率平时的速度也是比较明显不同的,前者通常整体节奏都属偏慢,后者则节奏会快很多。毕竟,求新便求变,不断循环着下一个再下一个,仿佛一种流水线,不能停似乎是一种基本需求。而恋旧则不同了,恋旧本身就是一种对时间延长的期许,希望时间能停下来,或者能慢一点,再慢一点。不断地回望,不腻烦地重复。

而这两种状态套用在感情里是什么样的呢。前者似乎是薄情人,后者便是痴情人。但,这痴情人真的是痴情吗,亦或只是痴情——痴自己的情。或许与对方并无关联。恋旧其实不见得是真的痴情,或许,只是由于恋旧才显得痴情罢了。

恋旧与痴情是有很大区别的,最大的区别就是,恋旧是恋一片,痴情是只痴一人。而当某种特殊的情况出现,某个人独占了那一片里的某个位置时,就会产生一种错觉,好像这个人是很特别的,分不清感情是对着这个人还是对着那片旧时光。其实,答案是后者。

那时候,只有你出现在了那个水平面上,在那个我很喜欢的角落里我只看到了你。仅此而已。你是我很喜欢的一道风景,不管那时还是现在回忆起的当下。但,风景只是风景而已,那是无数不可名状的元素拼凑起来形成的美,而不是单独因为你。

或许我曾经深深眷恋你的存在,但那只是一场如梦似幻的游戏,我喜欢这场游戏,但终究只是游戏。

恋旧是一种慢性疾病,给当事人带来无数真假难辨似真似幻的错觉,以及无数不知如何取舍的放不下舍不开,这并不是什么好的习性。使人常常在不知所措中徜徉却还能乐在其中。渐渐的,或许有一天病入膏肓的话,甚至还会变异成某种毒,侵蚀得人无法自拔。

反观喜新厌旧的那些人,那些人大概是不会有这些问题的。他们从不喜欢被绊住被拖住的感觉,所以不断的向前涌进着。但这类人就真的更快乐更自由了吗。恐怕也并没有。只是不断否定又不断肯定的无限循环。这其中或许不会被绊住脚步,但,这看似只为自己服务的样子也不过是种变相的逃避。不被拖住的代价,就是无法停止的牵引。他们像末路狂奔的疯子,是叫嚷着快乐至上却可能永远也得不到真正快乐的悲哀之人。抛弃了很多很多,也不见得真的能轻松。

所以,不去做个恋旧的人,也不去做个喜新厌旧的人。

没有恋旧的牵绊,也没有厌旧的陷阱。就怀旧向新的走下去,从没忘记过往,也从未抛弃明天。

(0)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