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文川随笔两则

作者:文川

麦子的声音

先是稀稀疏疏的抽嫩芽,不久后就是绿油油的一片麦地,走过去窸窸窣窣还会惊动里面的虫子,麦林一旁树上的松鼠在啃着果仁,不知是谁家的几头黄牛在一旁悠然啃着地皮上的浅草,它们不对一旁的麦子动心吗?

秋天后,麦子渐渐垂头,麦芒也随着刺向地面,不再咄咄地冲着包容的天空发脾气,那次我带着精力用不完的狗子路过了麦地

它一到麦地旁就欢脱地奔了进去,我就去追,一路上打掉很多麦粒,哗唰哗唰的声响,落在地上好多金黄的麦粒,我没空将它们一粒粒捡起,但是我知道,明年它们又会伴随一声清脆的声响破壳而出,其实,麦子生长是没有声响的

短歌

白爷爷总是在老城墙根的石梯上望着手上的笛子出神

我小时候和爸妈一起出摊的时候就会去找他玩,他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魅力,我这么调皮的孩子在他身边也会安安静静的待着,他用手婆挲着我头顶的时候他的手掌好温暖

后来我就离开了这座城市,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白爷爷用笛子吹给我听的那首曲子是李叔同先生的名曲

白爷爷有一个牵挂很久的人吧,他这么温柔的人,自然也就能牵挂这么多年吧

(0)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