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文川两则

作者:文川

短歌

白爷爷总是在老城墙根的石梯上望着手上的笛子出神

我小时候和爸妈一起出摊的时候就会去找他玩,他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魅力,我这么调皮的孩子在他身边也会安安静静的待着,他用手婆挲着我头顶的时候他的手掌好温暖

后来我就离开了这座城市,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白爷爷用笛子吹给我听的那首曲子是李叔同先生的名曲

白爷爷有一个牵挂很久的人吧,他这么温柔的人,自然也就能牵挂这么多年吧

回家

初春时节,小年去找他哥

哥,你手头还有钱没,我得拿点钱回家,家里出了点事

最近手头紧,不过能拿一些出来,家里出什么事了?

能拿多少?

小三四千

家里要挖矿,差几把锄头,我家后院出金子了

滚你的蛋

小年:大哥蛋大,滚大哥的,嘿嘿

回家后小年买了些吃的,一些衣裳,带给他大哥的妈,留下三千五给大娘:大哥今年过年没回来,在外边忙着,托我给您捎带的,说,大娘没了再问我小年要,哥叫我给您保管着呢 小年,你哥啥时候能回来,娘给他做了点腌菜 明年吧,明年我哥兴许能回来

大哥把这次做了一年的钱都给了小年带回家,没事就望着墙上的云,是从家的方向飘来的 “0873,放风时间到了”

小年今年生了病,看病花了一些,像往年给大哥打理“里边”又花了一些,没法给大娘几万,他想着,他和大哥一起在里面的时候,大哥一直念着家里的老妈,后来他动了念头想越狱,事情露水是大哥顶了他的锅

从出来到现在,他还没回过自己家,明年,明年是真的能回家了,大哥和他都回家!

(0)

热评文章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1. 发布于: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哭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