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作者:半世齐晨

我翻开日记来,细细寻找着,总算找到了证据。

我被鹅咬过,不止一次的,给我留下映像至深,绝对不次于每日不厌其烦的作业。我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这种两脚生物感到害怕,尤其听说它们能够与恶狗想搏时,我对它们的害怕程度,就像是凶兽饕鬄一样,当时并不知道什么是凶兽,只是认为很恐怖,无恶不作。尤其听到那巨大的嗓门时,我甚至都不敢再往前走。

至少这种声音一直伴随我很久,远远的看见鹅,便要快步跑开才行,那庞大的体型实在是让我无法保持镇静,有时候它看见我,便像是饿狼扑食,煽动翅膀向我扑来,我实在是担心自己的安全,认为它威胁到了我的生命,或许我会死呢?我一直想。

以后便要绕很远的路才行了,有好几次迟到,免不了一顿批评,但又不敢说,我害怕鹅。只能趁早赶路了,冬天夜里狗叫声很多,只要有一些响动,只要一只叫了,几乎所有的狗都跟着叫起来,其实它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便引起我的担忧,果不其然,远处传来一阵阵鹅叫,隐隐还要盖过前者。于是二者便吵起来,一阵盖过一阵,好不热闹。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鹅叫消失了,我也没再记起过,今天闲暇找了找,竟然给我找到了。

某年某月某日

今天没有听见鹅叫,是它们消失了吗?

之后再没有提过鹅叫,不久去拜年,这才确认它们消失了,我不知道高兴了多久。

后续:

我不知道为什么高兴,只是觉得有些无聊了,仿佛唯一的乐趣也失去了。我问过父母,为什么那些大鹅不见了。

“送人了吧?”

“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送给别人?”

他们不再说,但我莫名觉得可惜,为什么要送人,因为我也想养只鹅,听说鹅不会攻击它的主人,假如有只鹅的话,那该多威风。我一方面渴望得到它,又一方面害怕它。

时间一长,这些事多半也就忘记了。

确实养了鹅,这着实让我惊讶,我却开始愁眉苦脸起来,何时它们才能够长大?眼看着现在连绒毛都没有褪去。

“吃吧!吃了快快长大。”

我也终于感受到了它们那威风八面的声音,确实比狗还要响亮,即便它们现在依旧很小。我最常做的事情便是蹲在它们面前,看着它们走来走去。

炫耀成了我最常做的事情,其他人也都羡慕的看向我。一个冬天过去,我惊喜的发现,它们的羽毛白了,鹅冠也很显眼,惊喜的我即刻想去捉它,不料却被它一顿乱咬。我终于明白那句话是商贩哄我们这些小孩的,却也感到难过,便再也不去关心那些鹅了。

又是一个冬天,家里人要杀掉那几只鹅,我拼命阻止,每听到鹅叫时总要去看,家里人抵不住我一顿乱磨,于是便决定送人了。家里清净了许多,有同学问我:“你家的鹅呢?”

“送人了。”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送人呢?”

“不为什么。”

我很不耐烦的回答了他。又去拜年,原本我是不愿去的,但是听到是送鹅的那家亲戚,我同意了。一下车,便急忙跑去,却不见一阵鹅叫。

“鹅呢?”

我停下脚步,望向父母。

“我的鹅呢?”

(0)

热评文章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1. 发布于: 

    在作者的笔下,鹅应该是凶猛的令人讨厌的,但为什么还是要一遍又一遍追问,“我的鹅呢?”因为此中包含了作者对自己回忆中感情的寄托,真挚而又热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