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弈棋者

作者:费尔南多.佩索阿

我听过一场我不知道
何时发生的波斯战争,
当侵略者发狂地攻入城中
女人们尖叫,
两个棋手继续下着
没有尽头的棋局。

在葱郁的树荫下他们注视
那古老的棋盘,
每位棋手的旁边是葡萄酒,
庄严地等待
在下棋的闲暇
驱散棋手的焦渴,
他可以休息,等候
对手的回应。

房间着火了,墙壁垮塌了
保险箱被抢劫;
女人们被强暴,倚着
破损的墙壁;
孩子们被长矛刺穿,
街道上洒满了鲜血
可两个棋手还静观如故,
近在城边
却又远离它的喧嚣,继续下着
他们的棋局。

即使在风荒凉的信息里
他们听见了哭喊
稍加思索,便心里明白
在不远的地方,
他们的女人和娇嫩的女儿
正被奸淫。
即使在走神的片刻,
一片飞逝的影子
掠过他们模糊而漠然的额头,
不久他们平静的目光
会镇定自若地
重返那古老的棋盘。

当象牙国王身处险境,
谁会顾及姐妹、
母亲和小孩的血肉?
当车无法掩护
白色的皇后撤退,一场劫掠
又有何意义?
当对手的国王要面对
沉稳的将军,
谁会介意远处的将要死去的孩子?

即使入侵的武士
那狂怒的脸
突现在墙外
那庄严的棋手
会很快倒入血泊,
在那之前的片刻他们仍醉心于极端冷漠的
心爱的游戏。

让城市陷落,生灵涂炭,
让生活和自由
一起湮灭,让安全和遗产,
焚毁并连根拔起,
而当战争打扰了棋局,
请确保国王没有将死
走得最远的小卒
经过救赎,将变成车。
热爱伊壁鸠鲁的兄弟们
理解他的教义
与我们的观念更加一致,
让我们向冷漠的
棋手学习,从中体会我们
该如何安度一生。

让严肃的问题无关紧要
让重大事件轻如鸿毛,
让本能中天然的驱动
(在树木宁静的阴影下)
顺从于一场痛快的游戏里
那无用的欢愉。

无论从无用的生活里
我们得到荣耀或名声,
爱、智慧或生活本身,
都比不上
一场绝妙的游戏的记忆
而一场对局
会让一个高明的对手折服。

荣耀重如过度的负担
名声滚烫如高烧,
爱因热烈的追寻而疲惫,
智慧的求索都是徒劳,
生活悲苦,因它知道它在消逝………
棋局完全占据了
棋手的灵魂,就算输了
也无关紧要,因为它是虚无。

哎,在无意爱着我们的浓荫下
伴着一坛美酒
一门心思地牵挂着
棋场上那无谓的奔忙,
即使棋局仅仅是一场梦
就让孤独无依的我们
来效仿这个故事里的波斯人∶
无论我们身处何方,
无论远与近,无论战争、祖国
和生活如何召唤我们,
让它们徒劳地召唤吧,
当我们在对手友善的树荫下
做着梦,而棋局也在梦想着
它的冷漠。
1916.6. 1

(0)

本文由 一隅文学 作者:编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