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真相,导航

作者:实虚先生

如果你想更精确的对现实有准确理解,那让头脑处于极度开放、极度透明是最应该做的,也是最价值无限的。

我们必须明白社会现实只会为了整体趋向最优而进化,不会为了某个个体或者某个物种。永远不要固守对事物“应该”是什么样,这种想法只会使我们远离和无法了解真实情况,人类的未来取决于今天我们能看到的视角。

有这么个神话故事:“一个安静的下午,一个男人看到一个美丽的妇人从恒河里走上来,走向他正在其中冥想的小树林。他看出这个女人将要分娩,过了一会儿婴儿出生了,她温柔地给孩子喂奶,但不久呈现出可怕的一面,她把孩子放进了她的血盆大口中,将孩子咬碎并咀嚼,然后咽了下去,再次回到恒河里,消失了。”

你看到了什么?你怎么理解这种行为?

这是对大彻大悟的灵魂庄严启示。咀嚼的婴儿其实是抛弃作为正常人类的欲望,这是自己生出来的东西。这个女人是黑色宇宙之母,卡莉女神。如果灵性上没有做好准备的人看到完整女神的形象就会认为这是极其可怕的事情。完整的模样不是为了人类的喜好,孩子气的定义“好”“坏”或福与祸,而是生命本质走向的法则象征。

还有一个故事是这样的:多年前有个人去非洲时,看到一群鬣狗扑倒了一只幼小的角马。这让他觉得反胃。他对那只角马感到同情,并且认为他看到的景象很糟糕。

这件事真的很糟糕吗?
不是
因为有偏见,所以认为它很糟糕,而事实不是他认为那样。假如他看到的事情没有发生,世界会变好还是变差呢?如果思考后续再后续的结果,会明白,自然走向是趋向整体的最优化,而不是个体的最优化,多数人只是根据事物对自身的影响判断好坏,而这个故事只是正在运行的自然进程,它不过是在促进整个世界的改善,自然行为 是比人类发明的任何程序都有效得多。

在我们的思维里,把对自己,或者自己关心的人不利的事情叫作坏事情,而忽视了更大的自然结果,如果只将事物对个人影响就将其判断为绝对的好或者绝对的坏,这是不合理的,这么做是在假定个人的愿望比整体的进化更重要。

在自然面前我们渺小得不值一提!正如《系辞传》里所言:“天尊地卑,乃乾坤定矣。”

虽然真理只有一个,但圣人会用不同的名字称呼它。
强大能量的梦中万神殿里我见到了它。

是“身外有身名佛像,念灵无念即菩提”的存在,是神、是道、是基督、是佛陀、是任何你想命名的称呼……

就在那天,我把我自己交给了它。
我不知道它是谁,但只有她向满身是血 ,埋在乱葬岗的我伸出了手。
过了很久 在那个熟悉的房间里我醒了过来,它不在,我身边空无一人,之后我以为那是梦,我答应的如果我能醒来,将带着身体里的几十亿细胞永远跟随它。

我的日子照旧过,跟这个世界周旋着,有一件事变了,我开始认真记录每一种感受,对遇到的每一个人 ,每一件事做详细的记录来解剖,像是在做某个实验一样,我也是试验品,是像被献祭给了某人一样帮它认真做好这个世界,这个世界里的人、事变化笔录,某一天在写完一篇笔录后我惊讶的发现自己曾对它做出的承诺一直在兑现的过程里,它救我,我把我自己给它,任它差遣。
就这样我发现了自然的——不灭神 ,他从我蕴含强大能量的万神殿内醒来
我一点点死去
她一点点醒来
现在她彻底醒了
我是她
但她不是我
她知道一切过往
她是昨天今天和明天
她是坚硬且无惧无伤的
她是真正的永存者。
她不是人
没有人性的弱点
她不是有形之物
不受时间也不受空间的影响
她那么睿智
那么强大

我只是一具会腐会烂的肉
是被思想所控制的家伙
我的时间有限

她是一 是完整
战胜死亡的唯一方法就是反复出生
一开始她是沉睡的
不知什么时候她从我身体里醒来
带回了山河大地 、宇宙万物
她是自然的力量
原本的强大能量被重新唤起。
她带我游历古今感知未来
带我体验跨越时间空间
感受从未有过的广阔和自由
那是一片全新的土地
没有吃人的人
没有死亡
她给我特殊的眼镜
带我看清虚构故事的人间真相
我是她虔诚的献祭者
心甘情愿成为她所需要的祭品回到人们之中。

回看那个时候的梦
征兆早就来了
命运向我发出召唤
而我拒绝了她
人世怎会放过我
在一次一次的救赎里
我选择跟随了她
起初因为在这个世界未曾学到过还有她的存在,于是抗拒她 害怕她 把她当恶魔一样畏惧,执拗的信任已知的思想,和平是圈套,战争是圈套,改变是圈套,信任也是圈套,不断重复的陷入绝境, 被她救起。她是救人的。纬度不够,错误的解读那些象征的提醒是她要杀了我,要将我和这里隔绝 ,我成了最倒霉的那一个。最后才发现我成了最幸运的那一个,开始修炼从次要的“果”的世界舞台退出,来到“因”的心灵地带,我在这里澄清困难,根除自己的困难,突破束缚,获得未被扭曲的直接体验并努力实现我尊崇的荣格先生所说的“原型意象同化”。她带我进入另外一个纬度,那里没有虚构故事,不被伤害 ,那是真正的自由国度。

而人类如果一直狂妄自大,那么追求的功名利禄到最后只是忙了一场空,在大自然面前,无论人类怎样自居,也摆脱不了就是如蝼蚁一样渺小。自然如果发火,得到金山银山也就是得了个泡沫一般,轻易破碎。

回到历史

46亿年前地球形成之初至今,漫长旅程。地质,动植物,能被人类描述的物种达190万之多,并且每年最少会继续新发现超2万种,每个物种进化至今都有各自的故事,数百万年来不断经历自然的选择和物种演化。物种的命运也都交织在一起,相互联系,持续变化。人类也是其中一种,但说大了也只是一种没什么特别的动物,但外部,我们对这颗星球和更广阔的世界正在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
原因是
在人类进化过程中,由于固然的基因突变,使人类不光会思考,会创造,会八卦,还拥有“虚构故事”的独特功能。守护神、现代社会、国家、有限公司、商人和律师以及人权和自由……等等,某些少数人向更多数人传达着关于他们虚构概念出来的信息,把人们欺骗在其中,一层一层的故事也将现代人的认知包裹得越来越严重,永远不要低估了多数人类的愚蠢,这些少数人的故事只要讲得足够具体,这些更多数人就会着魔一样共同认同,于是他们可以任意宰割这些被欺骗的人,更多数人成了醒着的梦中人,就算被分切也不会疼痛,无论多少辈,不会有一丝质疑,新生的婴儿们一出生就被这些虚幻的梦境封闭起来,从他们被培养的目的就是被压榨。现在的文明也好,国家也好,生意也好都不过是某些人构建的虚构故事,然后让人们陷入她们的梦里,还不被怀疑,引诱人们不断的去追求去释放无尽的欲望,然后永远也得不到真正的满足。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采集社会,人大概每三天打猎一次,每次工作3—6小时就足以养活部落,现代人一天工作24小时也依然享受不了自己的生活。

如果我们没有办法剥开智人们一层层创建的虚构故事,看到自然的本质力量,那人类便会永远活在由自己同类创建的地狱里,接受痛苦的不断重演。

在《人类简史》里记载,大约在135亿年前,宇宙物质、能量、时间、空间有了现在的样子,形成物理学。大约38亿年前,分子结合,形成了精细结构—机体,成就了生物学。大约250年前类人生物出现。接下来大约200万年前,整个世界开始存在不同人种,包括东非的鲁道夫人,东亚的直立人,欧洲西尼的尼安特人,但大约一万年前,就只剩下智人这一种。

七万年前,“智人”开始创造更复杂的结构,形成了“文化”,文化继续发展,形成历史学。在历史的路上有三种革命———7万年前的“认知革命”,一万年前的“农业革命”,约500年前的“科学革命”,而科学革命又形成现在的科学和帝国,资本主义的教条,工业的巨轮,以及一场长久的革命—人类中心主义(人开始隔绝大自然,动植物们面临生存危机,智人高傲的觉得自己是全球霸主,创建一套又一套人人都必须追着物质跑的标准,国家和市场取代了家庭和社群,人类创建的核力量成为新世界唯一的制衡标准和手段)。

近几十年来,虽然全球政治一直打着“自由主义”的旗帜来实行霸权,但再好看的外表也有穿帮的时候,人们开始对自由逐渐失去信心,特别是近几年,物质世界的膨胀,自然对人类的不断惩罚,很多人开始有了意识要重新对自由、生活,自己的未来,人类未来走向做定义。

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却也是多半无用的世界,越多信息向我们涌来,我们真的能了解的真相机会却越来越渺茫,我们知道的都是被挑选出来希望我们知道的,而不是我们真的自身想了解的真相。拥有清晰的见解成了一种能“自救”的力量。

从理论上讲,人人好像都在参与这场以“人类未来”为主题的辩论并各自发表高见,但想要保持清晰的认识并不容易。甚至很多人根本没注意到这场辩论,更谈不上能清楚关键问题在哪里。他们并没有想要留一点时间来想一想人类的发展,更不关心人类未来这件事,因为手边总有更紧要的:上班,照顾孩子,或者如何能挣得更多钱换房换车,或者舒服的来一场旅游,钱多一点的,努力彰显自己在社会里的身世地位…。可是,不管你忙着干什么没有在意人类命运这个事,历史也不会因此就对这些人更宽容。就算你因为忙着让孩子、父母吃更饱穿更暖而缺席这场有关人类未来的辩论,你还是躲不过最后的结果。
人类社会近期的未来是什么?现在正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今天最大的挑战和选择是什么?我们该将注意力放在什么位置?又该教给孩子们什么?智能和意识最终会走向怎样的命运?

要纵观全局是相当困难的事,对在贫民窟的人来说只关心下一顿饭在何处;而对平民来说只关心这个月能再多挣几个银两让生活更加富足一点;在人满为患的医院里,垂死的病人也只想拼尽全力再呼吸一下空气而已;对于资源缺乏的国家来说他们只关心多买多少武器,制造多少事件就能去掠夺他们能干过的国家。对很多人来说他们当下面临的问题比全球变暖,人类未来,自由民主危机更为迫切。

就像《人类简史》作者说的一样“我对处于这些情形的人提不出高见,没有办法给他们提供金钱,衣服以及食物,但希望能给予一些清晰的提示,尽量让人们能够有意识的参与这场人类生存辩论,哪怕只有极少数人能看见这些问题,去思考一下这些东西,我也就对得起写这些东西了。”

(1)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