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归还

作者:弥彰

我被诗歌和酒瓶勒索。
我被远山和荒原勒索。
我被野火和杂草勒索。

我身无分文,手无寸铁,
身陷囹圄了吗?走投无路了吗?

准备用目光做长矛吧,用眼泪做盾牌吧,
准备好以黑色的鲜血,血红的断臂,
去接受世界的馈赠吧。

要绝望吗?要痛苦吗?
还要爱吗?还是同恨共生呢。

我被虚假的形而上所勒索,
他们组织严密,行动有序,
他们不被世界上任何一种存在所勒索,

他们生成,虚空。

他们捏碎一个又一个幻灭,
他们寄生一重又一重痛苦。

要去爱吗?
还能爱吗?

爱诗歌,爱酒瓶,爱荒山,爱野火。

还要去爱形而上吗?
还要去爱幻灭吗?
还要去爱捏碎幻灭的领袖吗?

可以不爱吧。

领袖总是对的吗?
诗人总是郁结的吗?
头颅总是用来思考和接受思考带来的剧痛的吗?

亲爱的领袖,
亲爱的形而上,
亲爱的谋杀者,
你是带着爱生存的吗?

如果是的话,
为何如此对我,
为何你热情又轻蔑,
温柔又屠戮,
甜美而嗜血,

可以相信吗?
可以怀疑吗?

我被诗歌和酒瓶勒索。
我被远山和荒原勒索。
我被野火和杂草勒索。

我被世界勒索,
我在问,
我在追问,
我在反问,

世界说,

“我也正被人类勒索。”

(0)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