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佛系90后是怎样炼成的

作者:在下行之

圆寂于公元897年的赵州和尚是「佛系」的鼻祖。

故事,要从一个唐朝的未婚先孕的少女说起。这个少女是禅宗大师赵州和尚的粉丝,三头两天去赵州和尚的寺里烧香,动不动还给赵州和尚送点蔬菜水果。烧香完赶上雨天,也不着急走,就缠着赵州和尚聊心事。

半年后,这个少女意外怀孕。家人逼她说出那个幕后的男人是谁。少女胆小,怕说出那个情郎的名字,那情郎怕是要被他爸阉了。于是就找了个接盘侠,撒谎说:孩子是赵州和尚的。心想,和尚阉了就阉了吧。

那少女的家人操着锄头斧子,提着一桶狗血就冲到寺里找赵州和尚,咬碎牙龈地骂:秃驴,敢糟蹋我女儿,现在有了孽种,你还有脸念佛!

赵州和尚宽袖微拢,站那儿淡淡说了句:是这样的么?

唐朝尚佛,谁在佛门闹事,等于把自己脑袋别裤腰带上玩。那家人过来洒洒狗血,撒撒气就撤了,哪真敢砍人。但这么一闹,赵州和尚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一夜之间,粉全转黑了。第二天上街,人见人骂「大淫僧」。佛袍上挂的全是鸡蛋清和烂菜叶。

十个月后,少女临盆,生了个女儿。家人气不过,抱着婴儿冲到寺里,跟赵州和尚说:这是你自己生的孽种,你自己养吧,我们不管了!

赵州和尚正在那扫地,回过头来,看了那婴儿一眼,淡淡说了句:是这样的么?

那家人留下婴儿就回去了,赵州和尚抱着婴儿,从此开启了“奶爸”之路。外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折腾的,硬是把婴儿养大了。

当年的那个少女,三年后的一天,终于忍受不了内心的谴责,精神崩溃,跪着给父母说出了实话:其实,那孩子不是赵州和尚的。他和我,干干净净。

得知真相的父母, 嗷呜喊了声「作孽啊!」带着女儿,赶紧跑到寺里跟赵州和尚赔罪:这些年,真是误会你了。

赵州和尚手里搓着草鞋,头也不抬,淡淡说了句:是这样的么?

那声音太淡了,像佛前被风吹散的烟。少女扑通一声给赵州和尚跪了,哭声在大殿内久久回荡。

今天,我们说「佛系」,定义是:有也行,没有也行,不争不抢,不求输赢。

这不就是赵州和尚发明的么。任他世人谤我、辱我、轻我、笑我、欺我、贱我,我且忍他、让他、避他、耐他、由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千言万语,我只给你说三声「是这样的么?」够不够丧,够不够性冷淡。

放在十年前,赵州和尚的故事,我们90后在茶余饭后,当挑眉点评一句「傻逼」。放在2017年,再嚼一嚼,忽而心头一软,吐出一句「师父」。

十年前,90后还不知道什么叫丧文化,满怀冲劲与原则。追风的少年,围着操场恨不得跑八百圈,穷得叮当响,也敢站在国旗下发表宣言「将来,我要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要输就输给追求,要嫁就嫁给幸福。」一脸的胶原蛋白,在壮志雄心的映照下,燃得鸡飞狗跳。敢笑屌丝不丈夫?

十年后,有人喝最提神的咖啡,有人用最防脱的洗发水,有人挤最挤的地铁。多少红尘男女累觉不爱后,卸下隐形眼镜,伸出拳头,张开五指,给自己放个烟花,对着镜子说「余生不用指教了,我自己瞎鸡巴过吧。」

读书的时候,校花比明星受欢迎,收的情书回家够烧着煮粥喝。男生受欢迎的理由很单纯,因为帅,因为成绩好,因为能扣篮,因为会乐器。可不管你是谁,踏出社会后,背景不硬,学历不高,光环统统散去,都要经历合租在10平米的出租屋里,排队等着洗漱的时光。

会写散文的人放下了笔,会写歌的人放下了吉他,黄金大前锋的篮球在床底悄然瘪去,蒙上一层灰。90后们缺少睡眠的脸,半温不热的早餐,趁着还没到站,挪个地方靠着,赶紧眯一会儿。地铁成了唯一不失眠的地方。

要知道,十年前,我们第一批90后的标签还是「脑残」,想不到十年后,得道升天,变成了「佛系」。谁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真是造化弄人。

总有人怀旧,「多希望有一天突然惊醒,发现自己在高三的一节课上睡着了,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梦,桌上满是你的口水。你告诉同桌,说做了个好长的梦。同桌骂你白痴,叫你好好听课。你看着窗外的球场,一切都那么熟悉,一切还充满希望。」

今天的第一批90后,有着还在默默奋斗,也有的已经功成名就。有的单身如狗,也有的孩子抱两个。同样的季节,有人裹得像粽子,也有人赤脚穿着拖鞋。这个年龄的年轻人,什么路子的都有。谁也降不住谁,最后都是被共同的敌人“现实”按在地上摩擦。

你年轻,没关系,再过几年就老了。再说了,你奋斗的速度跟得上你父母老去的速度么。你自我膨胀,没关系,你干得过通货膨胀么。

网上有人问,究竟是什么鸡飞蛋打了,让第一批90后这么丧?

文艺青年们说,我操,别问了,「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矫情啊矫情。妈妈说,孩子,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啊。

事实是,谁让我们90后赶上了互联网时代,毛都没长齐,就学会了下载种子,翻墙国外网站,打开了新世界。互联网高速发展的这十几年,让从我们90后们过早的认清了社会的本质,工作的本质,婚姻的本质。太多东西无师自通了。

懂的越多,增长的知识与思考越多,就越明白:个人的奋斗,在时代的车轮下,算个鸡毛。顺势者猖,逆势者被逼良为娼。

一个笑贫不笑娼,没有英雄的时代,便纵有良辰美景,古道热肠,更与何人说。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你想逆袭,没那么容易,先看你能不能防住油腻大叔的偷袭。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不懂点蝴蝶效应,你还怎么混江湖。

放下执念和偏见,放下怨念和戾气。丧,其实是因为我们明白,人的一生精力有限,时间有限,要把有限的热情,用在最该燃的地方。

鲁迅曾说「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是的,我们不必等候炬火,因为没人给我们递火炬。必要时,我们提起屠刀,立地成魔。君不见,90后虽然丧,但真决心干一件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佛系朋友圈,看着一片祥和,但要在心里拉黑了谁,永世不得翻身。佛系乘客,好说话是好说话,但你敢性骚扰,我就敢卸你的轮胎。佛系恋爱,我两人要不想在一块,拿胶水都粘不住,但要铁了心共结连理,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佛系健身,不练则已,练了,为了八块腹肌可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佛系食客,不在意便不在意,在意起来,飞奔千里回老家,只为妈妈亲手煮的一盘饺子。佛系交友,随意便随意,但要深情起来,敢为你肉搏子弹,两肋插刀。

佛系青年总是这样,要么不玩真的,一旦玩真的,自己都害怕。

佛系青年的鼻祖赵州和尚说「金佛不度炉,木佛不度火,泥佛不度水,真佛内里坐」。

戴着手串,喝着枸杞,抄着《金刚经》,听着《大悲咒》成不了佛。要成佛,先要明白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第一批90后的佛系,「有也行,没有也行,不争不抢,不求输赢」这种心态,就像是《大话西游》结局里的孙悟空,故作漫不经心,潇洒的转身,其实只是为了掩饰那些无法改变命运,不得不接受现实的无力感。

于是只好在无力当中,自我慰藉与疗伤,寻求生活的出路。对于佛系青年来说,有也行,没有也行,那是因为有些东西,对我们来说根本不重要。一寸光阴一寸金,人生为什么要在这些事情上纠缠,浪费时间。

对于佛系青年来说,不争不抢,是因为我们明确知道自己是谁,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人生。我生而为一块牛肉,只需要让喜欢牛肉的人喜欢我,就足够了。

对于佛系青年来说,不争输赢,是因为我们明白,人生不是赌博,而是旅行。最好的人生是爱过,恨过,哭过,笑过,痛过,累过,疯狂过。像一趟遥远的旅程,精彩的不是最后的终点,而是在路上的看到的风景,遇见的人,经历的故事。

史铁生说「人的命就像这琴弦,拉紧了才能弹好,弹好了就够了。」但懂琴的朋友告诉我,琴在不弹的时候,松开弦,是最好的保养方法。

作者:行之,简书作者,《读者》专栏作者.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在下行之|微信:xingzhizc
(6)

本文由 一隅文学 作者:编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评论:

0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