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与天堂

十一月(其三)

作者:银戒

这不是十一月
我已经习惯在染缸中睡眠
不会再对着夜练习发音
不再为了一个词语,
游离于梦的边缘。

或许,我也已经可以开口说话
说出狗,房屋 开端,结束
并轻而易举的说出过去和未来
悲伤不再悲伤,欢乐不再欢乐
没有什么太长,没有什么不远。

带着那些话我走过了十一月
从路边那个孩子的身体中。
他依然在惶惑:
关于制造出来的白天
关于上帝死亡的咒言。

十一月 十一月
十一月是昨天——
一个惶惑的孩子,
他凝望着我,他忧伤的问我:
你要去哪儿?

(4)

本文由 一隅文学 作者:银戒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