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神的惩罚

作者:[美]简·卡鲁,庞启帆 译

钱是一种奇怪的东西。没钱的时候,你总认为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过去我也是常常这样认为的,但现在我再也不这样看了,我从惨痛的教训中明白了这一点。

上学的时候,有一位英语老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经常给我们引述着名作家的话语。我对这些话语不是很感兴趣,现在也几乎忘得差不多了。但有一句话不时在我耳边响起。这是那位英语老师最常说的一句话。他说:“当诸神想惩罚我们时,他们就让我们的祈祷实现。”听起来有些愚蠢,对吗?当时我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它的意思是如果你十分想得到某样东西,你就有可能得到,但你将以一种你不希望的方式得到。我的意思是,你可能不得不付出你意想不到的代价。

事情发生在2005年11月22日,星期二,我下班回家的途中。我是个汽修工,我喜欢在汽修厂工作。但是我不安份,我一直梦想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不用很大,只需是我自己创建的就行。如果是为自己工作,我不介意有多辛苦。所以我离开了父母,去了伦敦。我想,只有那样我才能赚到更多的钱。

父亲为此和我吵了一架。他怎么也不明白,当我衣食丰足时为什么要离开家。丰足!什么丰足?我常问他。去象他那样活着——终生呆在一套单位的福利房里,没有一点期盼,只守着一只金表和养老金度日?我爱他,但看到他如此容易满足,我很窝火。他在那个嘈杂的工厂工作了这么多年,一点成绩也没有。

那天晚上我走路回家时,这些想法一股脑儿都涌了上来。还记得我当时在想,要是我能摆脱这一成不变的生活就好了,要是我能得到10000镑就好了。然后,我在地铁外停下来买了一份刚出版的晚报。我想这份报纸可以让我在回家的路上暂时不想自己的事情。我可以读读别人的麻烦事或者新影片的介绍。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报纸有什么不对劲,好像头版有什么地方搞错了。于是我仔细看报纸的头版,发现上面印的日期是2005年11月23日,星期三,而不是2005年11月22日,星期二。

“上帝,”我在心里惊呼,“这是明天的报纸!”

刚开始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但上面的新闻与今天电视播的都不一样。这只有一种解释:我今天买到了明天的报纸。

就在那一刻,我意识到了什么。我的祈祷可能应验了。我的手激烈的颤抖着,几乎无法翻动报纸。但它们就在那里——明天的赛马结果。我盯着获胜的马匹的名单,仔细地从中选择号码。我挑了一匹不被看好的赛马,下注的回报率是50倍。那是一匹我永远也想不到要下注的马。

第二天一早,我从银行里取出了我的全部积蓄——300英镑。然后我在午饭的时候去下注。我分别买了几家投注站。我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下午赛马的结果与那份报纸所刊登的一模一样。我需要做的就是前去领奖。然后,我迫不及待地回家去数我的钱。15000英镑,太爽了!

就等着告诉爸爸妈妈了!他们肯定无法相信这是真的。我打开电视,但是无法集中精神。我不停地想如何去使用这笔钱。我几乎没听进一个字。突然电视上开始插播新闻,播音员提到了塞尔比,我的家乡。我开始盯着荧屏,那天下午父亲工作的工厂发生了爆炸,然后引发严重火灾。在这次事故中,22个人死亡,更多伤员被送进医院。接下来播音员说了什么,我不知道。我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心中充满了恐惧。我想我已经知道什么。

昨晚买的报纸掉到了地上。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我捡起报纸,疯狂地翻阅。在“最新消息”中,我看到了这则消息:今日下午,塞尔比的工厂发生爆炸,多人悲惨死亡。此前我没注意到这则消息,我一直在忙于挑选我要投注的获胜马匹的号码。我双手颤抖着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母亲证实了我的猜想:我的父亲死了。而我本来可以救父亲一命的!我把报纸撕得粉碎,然后嚎啕大哭起来。

最终,我得到了自己的事业,做得也很好。妈妈获得了保险赔款,她的生活比以前更富裕。但唯一的事情是,自从父亲走后,她再也不关心自己是活着还是死去了。

当诸神要惩罚我们时,他们干得真他妈漂亮!

本文作者[美]简·卡鲁,原文刊载于新浪网庞启帆的博客。本平台将只对本文做非商业性质的展示与交流,不涉及原文作者(原刊载处)任何权利,请悉知

(50)

本文由 一隅文学 作者:一隅编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1. 大花
    大花发布于: 

    妙语解开心中事,几家拜我几家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