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一直打打骂骂的父母一代,靠什么相伴到老

作者:杨小宛

一天和同事闲聊,说到了她父母又吵架了,回娘家探亲又得劝和。她说得云淡风云,仿佛父母吵架就像每天吃饭一样稀松平常。

“吵架小事啦,他们年轻时动不动就打架。”

我觉得她说的是我的父母。应该确切地说,是我们这一代的农村父母。

我问过不少同龄人,发现我们的农村父母一代的婚姻,不少还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双方条件符合便相亲见面,没有特殊问题很快就结婚。他们的结合,几乎没有爱情作为基础,一开始便像一场赌博,能互相喜欢相处融洽就赢了,输了呢?离婚吗?不,大多打打骂骂互撕互怨,却一不小心就白了头,“与子偕老”了。

我们这一代人都高喊着恋爱自由,要么讲究感觉、缘分,要么讲房子车子,要爱得轰轰烈烈,或算得精细准确,却不知怎么走着走着就散了!

我们的父母,那时什么都没有,到底靠着什么,相伴到老?

1

他们长久的婚姻,首先无疑靠的是在统意识观念中,相互坚韧不拔的忍耐。

我们父母这一代,发现婚姻这场赌博似乎输了的很多。我小时候就发现,不单我的父母经常打骂,周围领居家里也常常传出吵架的声音,甚至不时见到上演拳脚相加的惨戏。

我妈说过,有一次我爸打她,是因为我爸没跟我妈商量过,就跑去跟人家学开汽车,那时候我哥才四岁,我弟才几个月,我奶奶也得做工,靠我妈一个人既要劳动又要照顾孩子根本苦不过来,她忍无可忍跑到我爸学车的地方叫教练让他回家。我爸回家之后怒不可遏就打了我妈,是真的拳打脚踢,说我妈毁了他的前途,也毁了家的前途。

这样互不体谅的事总会不断发生。其实自古至令,恋爱或婚姻前甜后涩的本质何尝改变过?即使初见的好也必然遭遇久处的厌,再加上当时他们贫贱夫妻百事哀,文化不高性子直,打骂可能是最直接也是最野蛮的宣泄。

而女性天生的身体劣势和传统中她们对家庭更多的牺牲,让我们的母亲在这些战争中往往成为可怜的弱者。

但那时没有网络没有公众号,她们意识不到尊重平等的缺失,因而更想不到打破男强女弱的婚姻枷锁。

就像我妈说,恨过我爸无数次,却从来没想过不要这个家。家家有本经,家家都是这样过日子的。

在他们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中,婚姻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是从一而终,家庭是他们一生固守的阵地。

他们所处的时代环境,要生存,忍耐的品质是几乎是每个农村穷孩子的标配。小时候可能忍受过饥饿寒冷,稍微长大一点,你必须成为劳动力,无论太阳多毒辣寒风多刺骨你必须面朝土背朝天咬牙忍受。你偷懒了不听话了,还得忍受父母的棍棒之苦。

所以,我们父母这一代人,到了他们结婚的年龄,他们对生活对困境已自带强大的忍耐力。对伴侣的不满意,他们可能忍不住脾气,管不住嘴巴和手脚,但他们却绝对忍耐得住破破烂烂的婚姻生活。即使三观不合(当然他们不清楚三观是什么鬼)而使日子千疮百孔,他们又有什么不能忍耐的呢?日子就这样照过下去了。

2

为了孩子,他们将婚姻进行到底。

我们父母那一代,还没尝到爱情的滋味,就生了一堆孩子(基本三个以上)。孩子出生后,他们活着好像没有了自己,全为了孩子。养孩子长大,供孩子读书,为了孩子们跳出农门,不要再像他们那样那把人生都种在地里苦苦地熬,他们拼命地干活,把希望都寄托孩子身上。他们有了高度一致的目标,就像合作的伙伴,把日子过下去。

记得那我小学考完毕业试那个暑假,有一次奶奶和妈妈吵架,我爸回来之后和奶奶一起骂我妈,我妈气得哭着跑回娘家。后来我爸得知我小学毕业考试得了全镇前50名,高兴得把我妈接回来,告诉她他要去学校作为家长代表发言。虽然委屈,但我妈和我爸就这样和好,又有了共同话题。

有了孩子,为了孩子,他们从没想过会散伙。

孩子大了,工作了,又开始给他们张罗结婚,给他们带孩子。一生就这样,老人,孩子,日子,过下去。

我曾问过我妈,为了我们这样忍我爸,不离婚,不后悔吗?

我妈说,哎呀,离啥呀离,谁家过日子不是这样吵吵闹闹,吵完闹完还不是该咋过咋过。你得为孩子们着想,不能只顾你自己痛快啊。离婚?笑死人啊。

孩子,成了父母婚姻中强有力的粘合剂。

3

更更重要的,是他们在摸打滚爬的婚的中,不知不觉已相濡以沫,难割难舍。

我们父母这一代,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爱情,真说不清楚。虽然打打骂骂,但这也不是他们生活的全部。你依然可以常常看到,他们对农事家事有商有量,在干活时他们有他们的默契,他们之间也有爽朗的笑声。出门在外的时候,他们也会相互记挂,担心对方。

记得我上初中的时候,我爸无缘无故得了一场心病,晚上作恶梦,白天干活时一想到夜里的梦境就会发病,脸色苍白大汗淋漓全身无力。后来越来越严重,只能卧病在床。那一段日子我妈愁坏了,日夜照顾,请医吃药,求神拜佛。后来我爸终于好了,可我妈却瘦得不成样了。连一向对我妈百般挑剔的奶奶也为之动容。

还有一次是我妈得了子宫瘤,手术其间我们都在外地求学,是我爸在医院日夜照顾我妈,倒屎端尿擦身的都是他。这个平时粗糙脾气大的男人竟然被护士赞细心。

其实,我们的父母大都这样,相处无论如何的磕磕碰碰,但是在无法选择也无从选择的日子中,早已沉淀了深厚的感情。这种感情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是一种在困境中相濡以沫而又相亲相杀的江湖情感。不高兴时互撕互怨,高兴时又能笑语合作,患难时又能不离不弃。他们之间,已形成一种虽常相斥相怨,但却绝对扯不开的很铁的关系。

4

我的父母就这样,从早期艰难的千疮百孔,到后来的缝缝补补,一步一步走到了白头。我们慢慢长大,他们早已不再打架。现在老了,一起全心侍弄着孙子,养几只鸡,门口种几棵菜。偶尔还会瞪眼红脖吵几句,就像孙子们不时发发脾气一样平常。

他们伴着夕阳劳作的画面竟带着浓浓暖意。

但是,我也相信,这样的婚姻应该是慢慢绝版了。

虽然婚姻我们主张包容接纳,迁就忍让,但绝不再是无可奈何的隐忍,也不再是无法选择的凑合,更不是无底线的接受了;我们追求的是基于爱的对彼此的尊重、欣赏、包容以及相携到老的最大诚意。

虽然我们也无私地爱着我们的孩子,但我们也知道勉强维持婚姻,孩子未必就能幸福。我常常在想,如果我的父母在我小的时候一直是和睦相处家是爱意浓浓的,我不曾经历过父母打架吵骂带来的恐惧,我是不是会成长得更好,性格会更温柔、自信,情商会更高。

我们更希望婚姻中两人能继续相爱,相爱淡了就相亲。如果相杀太多,幸福感被杀掉太多,我们会不堪负重,会彼此放过。毕竟,放下,还有重新幸福的机会。

但是,我们要向我们的父母致敬,一路走来太不容易了!从战争到妥协、跌跌撞撞又互相搀扶过一生,这很残忍,也很真相。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婚姻,但愿我们一代比一代更幸福美满。

作者:杨小宛 微信公众号:雨天会微笑
(17)

本文由 一隅文学 作者:编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