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每次下雨都杀死了一次时间

作者:陈半千

每次下雨,都杀死了一次时间
壁炉里的火燃烧着柴的脸
山上的果子在夜里放荡地摇曳起来
每次下雨后,我都设计过离开
只是院落的黄昏,总值得去期待
隔壁的老妇人忙着腌制咸菜
而你在梳妆台坐着,想起从前

每当雨后的城市冲刷了足迹
我都会在日记里画上一个句点
百年如一日、一日就千年
那堵墙壁上走过的匆忙的鼓点
这个斑斓而又无趣的世界

(8)

本文由 一隅文学 作者:陈半千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