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余生莫慌,慢一点也无妨

作者:叶况

那天我对井水说: “人生又到了最好的年纪。”

井水回答:“你这话已经连着说了五年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

我都已经把这事当成了一种仪式。每年都郑重而虔诚地对自己说上一遍。

人生本就是一场赔本的买卖,活一年就少一年。你只会亏,不可能赚。我只能把余下的每一年都当成是最好的年月,最好的筹码,在这场赔本买卖中,尽量的多周旋一会。

我不喜欢怀旧,却特喜欢总结。总结过往岁月的坎坷,经验和教训,力求让自己以后的路活的更加的坦然与自在。

很多事情都是学着学着就会了。你得学会不去念叨过往的辉煌,过往再辉煌,那你也输给了时间;你得学会不去畏惧将来的坎坷,未来再坎坷,那也只能等来了之后在做决定。

现在才是最难把握的,因为它处在过往和未来的夹缝里面,一不小心就溜走了。因为难以把握,所以珍贵。

社会是复杂的,身处其中的芸芸众生很难弄懂它的运行规则。好不容易弄懂了规则又发现自己能力太小无法改变规则,只能在规则的束缚下残喘度日。有人就感叹在懂与不懂之间追求一种难得糊涂的状态,一醉解千愁。

到了我这个年纪,也会不自觉的考虑,余生怎样过才会更显丰满而有意义。不求腾达与辉煌,但求做一张宣纸,在社会的大染缸中染过,也能余墨留香,山远水长。

水晶总是嫌我说话不靠谱。其实我也觉得挺冤。水晶对我的这种不好印象始于她的按摩靠垫。腰椎不好的她买了一个电动按摩靠垫放办公室,有空的时候就按摩一会,缓解症状。

有一次,或许是因为按摩的效果太明显,她竟然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个声音。这让同办公室的我和华哥大为惊讶。我只是顺口说了一句“你真享受”。从此她认定我说话不靠谱。这要是放在我们同龄的朋友里面,大家都会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句话。

可她就是觉得这句话不合适,我想不合适的原因是这里面隔着年龄的差异,隔着南北观念不同的鸿沟。江山如此大,又何必要拘泥于南北。其实差异一直都在,为何要如此费力地去争个先后。

我很怕别人问我意见,因为我无法准确的把握住别人到底想听到什么样的答案。我说很好,你觉我不走心;我说不好,你又觉得我不会说话,难道你非得逼着我用辩证主义的观点告诉你又好又不好吗?

于是闭嘴不说话成了避开这种尴尬的完美选择,可还是会身不由己的被拖入各种胖瘦对比中去,因为你站在那里就是一道风景,而风景是用来给人做衬托的。

越长大就越需耐心,越有耐心也就越能发现,生活有它独特的幽默,总是将真相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带到你面前。

曾经遭一位相亲对象婉拒:对不起,我前男友找我复合,我同意了。我愕然:这样蹩脚的借口能找出来,还真是少见啊!当然,我还是用到了我24k纯金的演技表现出震惊、心痛、不舍、加一点点生气,然后在她略带内疚的眼神中甩头离去。

可生活毕竟是生活。一周后,我在超市看到她挽着另一个男生的手言笑晏晏。我很确定那不是他远在外地的前男友。那个男生我恰好认识,是我一学生的表哥。

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啊!小到你一抬头竟发现你的前相亲对象挽着你朋友的手从你面前华丽的走过。

我赶紧退后一步,隐入一排货架。内心超有戏的我也没有酝酿好用什么样的情绪和表情来面对如此的情况,那就索性祝他们白头偕老!

郝对我说:怎么老感觉你总是像一个局外人一样,站在一个旁观者的位置,事不关己般地看着周围的人和事。

其实我很清楚,我不是旁观,我是跟不上。在人人都拼命往前冲的时代,我这种凡事都喜欢等的人,自然就被剩出来了。于是我只能以一个落后者的角度看着冲在前面的人的喜怒哀乐。

对,我喜欢用等的态度过我自己的人生。

等一树花开;

等一片云凝结成雨;

等月亮升上树梢;

等着你发现:其实,我挺幽默的。

作者:叶况,微信公众号:胡言醉语
(6)

本文由 一隅文学 作者:编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