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世界

小梦神

作者:张不窄

“你见过神吗?”

“没见过。”

“那你今天可真走运,因为你遇见我了。”他在说这话的时候,白嫩的小脸蛋上竟然泛起了红晕,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像一个对新鲜事物感到兴奋好奇的孩子。

“或许吧。”

此时我们坐在一条船上,一条非常小的船,它只能装下我们两个人,就像……好吧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的处境,或者是我们这艘船现在的处境。要知道这艘船可不是行驶在海上的,最起码不是蓝色的海,而是一些其他的液体,一种类似于夕阳的橘红色,但没有那么浓郁,非常好看。在我的周围也不再是岛屿大陆森林港口,这些我所熟悉的东西在这里通通没有,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橘黄色的天空,比脚下的颜色要淡许多。远处能看到一点云,跟天空一个颜色,不过会深一点儿。

“能问一下这里是哪?是地狱?如果是的话我将会喜欢地狱,因为它看起来没那么可怕。当然,更重要的是你是谁?”我知道我这么问可能有些冗长,但此时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他低下头去,白色尖顶帽上的小蓝球伸到了我的胸前,看得出来,他正在整理回复我的语言。

“这里不是地狱,是梦。而我是掌管这里的神。”

我很诧异。

“我在做梦?”

“不,你只是来到了你的梦,所以,很高兴见到你。”他伸出小手拽住我的右手晃了两下。

“谢谢,我也是。”我很不习惯如此主动和蔼甚至称得上可爱的神。主要原因是他长得太小了,像个小男孩。

“那么问题来了,我该如何出去?”我望着一望无际的橘红色海洋,在心底盘算着它与太平洋谁更辽阔一些。

“我也不知道,抱歉,因为以前从未有人进来过。”他表情稍微有一些失落。

“好……好吧,那就在这里多呆一会,我无所谓的。”我真受不了小孩子摆出这副样子,我心太软,这也是我的弱点。

接下来的时间他不再说话,我也不会无趣地挑起任何话题。我尝试着在这周围能发现点什么有趣的东西,但很遗憾,周围什么都没有。看来我很少做梦。

这种单调的环境让我感到厌烦,不过在我坐立不安的同时忽然想起了什么。

“你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从这个梦开始时就在这里了。”

“你一直没出去过,没去过别人的梦?”

他停下用手划水的动作,转过头看向我。

“别人的梦?那不属于我管辖的。”

“这很遗憾。”我把背靠在船上。

“遗憾什么?”

“这里很无聊。”

他笑了。“其实这里以前很热闹的。”

“是吗?”这勾起了我的兴趣。

“是的,这里以前有一整片大陆。上面有紫色树叶的森林,会拉小提琴的章鱼,爱收集火柴的鼹鼠,还有满天飞的鱼儿,游荡在星海里的海盗船,船长还是我很好的朋友,是一头棕色的小猪。”他兴奋地回忆着,伸出手指数着从前那些奇特事物。

“后来呢?”我插嘴道。

他的表情忽然暗淡下来。

“后来,大陆慢慢下沉变成了岛屿,再后来岛屿也彻底沉下去了。”

我有些沉默。他如今这么孤独,可能是我的原因。

就这样,船继续向前方游了一会儿,直到他快要睡着时我忽然开口道:“或许我们可以打捞上点什么。”

小家伙歪着的头猛然一正,快要睡着的眼睛睁大看着我。

我之所以会这样说完全是因为我做点什么,或许是因为无聊,或许是因为补偿。

“对,我想,这里,总会有东西的。就算没有也没关系,就当消遣了,对,消遣。”我一边自顾自地说着,一边伸出手像他之前那样在水里划着,也许运气不错的话,应该会捞起一些东西。当然,我十分清楚像我这样试图在大海里打捞东西是愚蠢的,但我也明白我这样做也只是哄他,毕竟他是个孩子,不能总这么闷闷不乐。

他站在那里看了我一会儿,直到看得我脸红之后才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鱼竿。

“我觉得你可以试试这个。”他说。

“天哪,这是个好东西。”我萎靡的精神兴奋起来。

“你怎么有这个?”

他把鱼竿双手递给我:“这是很久之前的东西了,因为上面刻着一条小海马,所以我就留下了。”

“看来它很幸运。”我接过鱼竿。

“我们也很幸运。”我看着小海马说道。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一起全身贯注地注视着水底下的动静,但很长时间鱼竿都没有为我们钓上来任何东西,这很糟糕,因为他看起来有点失落。

“没关系,你要知道钓鱼是要很有耐心的。钓其他东西也是。”我一边看着鱼竿一边安慰他。

“等会儿!有东西!”他忽然叫起来。

我在他没喊之前就已经感觉到有东西再扯着鱼竿,我奋力往上一拉,鱼线将一辆小汽车甩了上来。

“你看,还在动。”他盯着小汽车的轮子喊着。

“是的,我看到了。”我伸手接过小汽车,关掉了开关。

“我们很幸运。”我用力挤出一个笑容。

“你怎么了?”他似乎察觉到了我有点不对劲。

“没什么,我们继续。”我把小汽车放在了船的后方,然后又抛出鱼线。

这次比上一次要快一些,没过多久一个红色的袋子就被捞了起来,我们打开看了一下,是一组七巧板。

我忽然觉得,我会打捞出一个意想不到的东西,这让我激动起来。

接下来时间里,老式飞机模型,漫画书,巧克力等等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被钓了上来,直到一套成年典礼的西服被捞上来的时候,我深吸了一口气,期待着最后一样。

“我们不能再钓了,够多了,船要装不下了。”他尽量把身体往前靠,为船舱里空出空间。

“最后一样。”我说。

我站直身体,最后一次紧握着鱼竿把鱼线抛出,当鱼线稳稳落在海上的那一刻,我开始注视着它,期待着它。

在我快睡着时,在手中的鱼竿终于感受到了拉力。我想用力把它拽上来,但此时的我越来越困,最后直接闭上了眼睛,闭眼之前听到的最后的声音是小梦神的呼唤声。

“怎么样了?”王院长用手抚摸着我的额头。

“王……王院长。”我慢慢地睁开眼睛,像是睡了好久。

王院长习惯性推了推眼镜。“我还以为你小子出什么事了呢。”

“没事,睡得有点长。”我揉了揉眼睛,夕阳透过窗把光铺满了房间,像是从床头到衣柜都被打上了一层柔光,特别舒服。

“没事就好,你这次回来很走运,我们正好联系上了你的母亲。”王院长看了我一眼确定没有大碍后继续说道:“这几年你为咱们福利院提供了不少帮助,这一次,也算是我也为你做些事了。”

“没事,这也是我的家。哦,院长你坐。”我往边上靠了靠,空出一块位置。

院长坐在床边上,拿起水杯喝了口水,顺手一推眼镜框。“你以前的床下藏着好多画,之前一直没看到,都是你小时候画的吗?”

“小时候过生日时总想着能收到我妈的礼物,所以每次就自己画画解解馋。”我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

“原来如此,那最后怎么还有一张白纸?”

“白纸……应该是那一份礼物,我不想再用画来安慰自己了吧。”

“那你后来得到那份礼物了吗?”院长终于把那别扭的大黑框眼镜摘下来。

“还没得到,不过您帮我找到了。”

王院长笑了笑,没再说话。

我躺在床上,把脸朝向夕阳闭着眼睛,就像看到了一片橘红色的海洋。

(22)

本文由 一隅文学 作者:张不窄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博主:0 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