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如果哪天我们连误会都不愿意

作者:Ephemera

我承认我的空缺,荒原
在雨烟后,徒然生了迟早蒸发的眼睛
我承认一些难以见的,衰草
隐瞒的微不足道的眷恋
白昼是繁星万里的遗腹胎
鸟尾随长风的背面,落入树的镂空
这一切,只有鱼眼目击
我承认我的不可理解
但是,但是
请靠近过来
如果哪天我们连误会都不愿意
我该如何挖出腹稿,我该
如何做匡正的声辩

(39)

本文由 一隅文学 作者:编辑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评论:

2 条评论,访客:2 条,博主:0 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