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

《归属》

作者:失明数字

所有的争吵总会结束
它叫决裂
或者是征服

我一个人
走过一条路
沿途是夜色抛洒的星光
一座木桥
一捧黄土

我把它叫做归属
它不曾破碎
也不曾辩解
它只会傻傻的笑
像一只疯掉的猫

在路上
从开始到结束

(4)

本文由 一隅文学 作者:失明数字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