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隅编辑 的所有文章

青绿色的脉

青绿色的脉

思想是猩红的外套 小僧侣们甩开扫荡的袈裟 让圣人踩过。 布丝由摩挲生出的光。 青绿的脉 我在果园深处对你说 我是 释迦牟尼 让我回去吧。
独白

独白

当你走时,我的痛苦 要把我的心从口中呕出 用爱杀死你,这是谁的禁忌? 太阳为全世界升起!我只为了你 以最仇恨的柔情蜜意贯注你全身 从脚至顶,我有我的方式
别跟我提梦想,戒了

别跟我提梦想,戒了

有个朋友对我说,他曾以为自己会是全世界最伟大的理论物理学家,我大声嘲笑他:“切!年轻时谁没有梦想啊?我也一直以为自己天生的美女作家呐。”
崩 溃

崩 溃

袁明元哀号一声,真的没有呀局长!就向局长追过去。但是他忘记他到了楼梯口,于是一脚踏空。刹那间,袁明元感觉自已是一堵被掏空了基脚的墙,哗啦一声崩塌下去了……
海浪

海浪

电视里正播放一部美国电视连续剧。椰树,沙滩,大海。一个特写镜头将汹涌的海浪推到她的面前。她全身都被浪花溅湿了。她索性脱去外衣,让紧裹着比基尼泳装的身体滑入水中。电话铃急剧地震响,她一点也听不见。她完完全全被海浪吞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