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 的所有文章

一只杂种

一只杂种

对这只动物来说,屠夫手里的那把刀大概是一种解决办法,可它是继承来的遗物,我只好拒绝这种办法。因此它必须等待,等到喘完最后一口气,尽管它有时似乎在用理智的人的目光注视着我,那目光在要求采取理智的行动。 
奥菲利娅的影子剧院

奥菲利娅的影子剧院

奥菲利娅小姐仍然在给演员们提示台词。另外,听说有时亲爱的上帝也会来看他们的演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谁也没有发现过他。
稻禾风起又端阳

稻禾风起又端阳

直到云影无光,暮色四合,兴尽归来的乡胞们围坐在院坝里乘凉,和这个几百年的村寨一起听着门前流水潺潺,望着天上星光点点,然后一起睡去,一起老去,一起走进时光的深处。
孤独

孤独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我知现在我已不是同一个人。
爱因斯坦的梦

爱因斯坦的梦

设想人在世上只活一天。或是心跳呼吸加速,把一生压缩在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里;或是地球自转放慢,慢得一圈需要百年。怎么说都成立,无论哪种情况,人都只能见到一次日升、一次日落。
鸟

耳科医生跑起来。为了把另外一个美丽的秘密放到少女的耳朵里,一心一意地追去。
遇见两棵树

遇见两棵树

日子有时候就像光滑的泥鳅一样总会从手中溜走,但总有一些枝繁叶茂的日子扎根在我们心灵深处
大象席地而坐

大象席地而坐

我跑向那头坐着的大象。身后有人喊着什么根本听不清楚。因为我得看看它为什么要一直坐在那,这件事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一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