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 的所有文章

一朵小花

一朵小花

他是否还活着,她 也还活着吗? 他们在栖身的一角又在哪儿? 或者他们也都早已枯萎, 就正像这朵无人知的小花。
一粒沙看世界

一粒沙看世界

时光飞逝如传递紧急讯息的信差。 然而那只不过是我们的明喻。 人物是捏造的,急促是虚拟的, 讯息与人无涉。
有人弄乱了玫瑰花

有人弄乱了玫瑰花

 当这一天来到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会变的。我必须再次跑出去,告诉人们,那个卖玫瑰花的女人,那个住在破屋里的女人,需要几条汉子将她抬到山坡上,到那时我将永远地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不过,她会感到满意地,因为她将知道,每个星期天到她的祭坛上…
寄 语

寄 语

大街在黑暗树冠间绵延 无影的条条道路在高空中 翻滚而去如一遥远的金色雷霆。
萤火虫

萤火虫

萤火虫们,向上、向上地升去,不知什么时候,一郎是在满天星星的下边,一个劲地跑着。
快飞吧

快飞吧

“这里原本有个男人。”P. T.说,用他那双跟丽雅特很像的绿色大眼睛望着她,“这里原本有个男人,但他现在飞走了。都是因为爸爸,我们没看见他飞。”救护车的鸣笛声就在我们正下方,我又往栏杆的方向迈出一步,但红发女人用汗津津的手抓住我的手…
在一颗小星星底下

在一颗小星星底下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无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辩解, 因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碍。 噢,言语,别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 又劳心费神地使它们看似轻松。
无题

无题

我终将会在每一个 无梦的黑夜之中醒来 在每一个 黄昏的褶皱里死去
弈棋者

弈棋者

即使棋局仅仅是一场梦 就让孤独无依的我们 来效仿这个故事里的波斯人∶ 无论我们身处何方, 无论远与近,无论战争、祖国 和生活如何召唤我们, 让它们徒劳地召唤吧, 当我们在对手友善的树荫下 做着梦,而棋局也在梦想着 它的冷漠。
圣诞诗

圣诞诗

突然间,我们不用再等待什么…… 今夜夜晚年轻;从死亡中 我们刚刚诞生,无与伦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