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戒 的所有文章

雪曾经来过

雪曾经来过

如果说要我给现代文明的发展做一个说明,我一定会说出一个词:驱逐。人类大手一挥在地图上画一个圈,机器片刻驶入,驱逐出一座又一座的山、古老的建筑,驱逐出所有的飞鸟走兽,驱逐出四季,驱逐出雪。于是,听鸟声你需要去花鸟市场。于是,城市的季节…
无题

无题

最后,回到开头所说的“静”上,我想明白了为何在太久的时间里我都没有如此静过。因为害怕,那匹脱了缰的野马是不会停下的,除非累到到下,而到下就只剩下了满目的不甘,无力的张着嘴、喘着粗气等待着死。
西安行文

西安行文

我知道真正意义上的漂泊终究是不可能的,我不可能像里尔克那样走在落叶纷飞的道路上写长长的信,我不可能像纪德那样不停的放下周遭的一切之后不停的赶往一个又一个的地方。
渡

[infobox]作者:银戒[/infobox]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雨。 已经连着下了好几天的雨,是那种这个时节特有的雨——十里之外天气不同,忽一会儿晴,忽一会儿雨。忽一会儿大,忽一会儿小。但天总是阴沉的,这样的天气使人感到烦…
神与庙

神与庙

“所有我们不能理解的,就给它一个名字。 所有在我们之上的,就将它拉下来,跟我们站在一起。”
仓鼠之死

仓鼠之死

一切都很正常。空调的温度被控制在二十九度。老教师没看完的书正面朝下地扣在书桌上。老教师起床后没叠的被子拱着围成了一个黑洞。老教师床边的仓鼠笼子里的仓鼠正在睡觉。
房子在说话

房子在说话

房子修起来的时间是樱花村二十年代后期,主人修它的时候花了十万块钱左右。值得一说的是,刚开始的时候它是整个樱花村里最漂亮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