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山行人 的所有文章

树叶老了

树叶老了

黑夜。 路灯惨白,张牙舞爪的树影没了 月光,星光,萤火虫的微光 藏在城市的灯火里 我的梦醒了。
无题

无题

就这样吧。路就在脚下,愿意也好,怯战也罢,到了这个份上,又哪里有回头的道理呢?
春花杂记

春花杂记

在紫金港的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春天。 连绵几个月的雨水乍然而止,炫目的日光旋即跟上,呼啸的寒风也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