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如青天 的所有文章

佛曰

佛曰

第十三天,我朝北去了,临走前把十二师兄的肉铺砸了,听说后来他开窍了,去山下学师,在尼姑庵门口开了家烤鸭店,香飘十里的那种。
夏风

夏风

我的暑假总是从一个租房辗转到另一个租房,从一个工地辗转到另一个工地开始的,未步入大学之前,一天四季的南昌在我眼里只有酷热的夏天,空气中弥漫着木炭烧烤的香味和“好甜好甜”的单调吆喝。
祭奠青春里的疼痛文学

祭奠青春里的疼痛文学

收笔,充满仪式感的将头仰望四十五度,目光落在了天花板上。大雨、香樟树、星空、普罗旺斯……,啊!这是我死去的让人掉几层鸡皮疙瘩的青春呐。怀念的不是这些文章,而是那个写这破东西还不尴尬的少年,我已经尴尬到只会说大白话了。
流年,追忆里巷

流年,追忆里巷

在生活的重压里闪转腾挪的时候,是否也有那么一天突然因为一张照片、一首歌、一句话,勾起一个回忆,怀念一段岁月,记起一个远方的人或故事,收货一枚晶莹的泪珠。
远方是谁的汽笛

远方是谁的汽笛

列车满载希冀翻山越岭,那一声汽笛如亘古就存在的。我听到了,那是盛唐大漠里串串驼铃,是大唐西北边陲上边防军的冲锋号角,是岑参,高适笔下的五言七言。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向前。   “我喜欢写作,与结果无关,只是爱好。”这句话现在看来,倒有点害臊,我似乎是妥协过的,既然妥协过,就不论一次两次,百次千次都是妥协,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开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