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枵Yang 的所有文章

侧脸

侧脸

[infobox]作者:悬枵Yang[/infobox] 时值金秋,玻璃门还没蒙上南方特有的南风天的水雾。天是干的,水汽在风中漂浮不定,像玩疯了的顽童。 沙哑的声音在特定的时间里显得应景,甚至衬进了人们的心里。老王吃着早餐,右手食指…
老王的说法

老王的说法

老王啊,你怎么混的这么惨的,啧啧,看着我都心疼。 老王撇了一眼这个喂不熟的小崽子,不冷不热道:混着混着就成这样子了。
于是说

于是说

人们应该每一个决定都深思熟虑,考虑到光年之外的阳光什么时候熄灭。这是当年的错,错在没有认识到自己是草包。于是说。
认怂是门技术活

认怂是门技术活

我认为,脸面就是厕纸,有用时用就完事了,用完丢也就丢了,当然,你得丢对位置。原本该出现在桶里的厕纸你给冲走了,万一下次你上厕所没手纸呢?打电话叫外卖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