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3月 的所有文章

告祖父

告祖父

上次回来,野草埋过了膝盖 几亩石谷子地的庄稼 退到半山腰下 枝桠横斜的树林 母亲的喘息跟林中的风声一起 低低絮语。
2016年的第一场雪

2016年的第一场雪

就这样我静静的伫立在院子里,就这样我静静的思索着一些事和一些人,就这样我慢慢的变成了白头,双脚也已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继而会感到一丝冰凉,只是这漫天飞舞的雪花啊!你多像我梦中的那位白雪公主,我多想永永远远拥你入怀,直到地老天荒……
关于朋友想到的那点事儿

关于朋友想到的那点事儿

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孤孤单单的来,孤孤单单的去,我们不必依靠谁而活。有限的生命里,时光会为我们涤净一切。留下的,我们相视一笑。最后,你入你的土,我选我的坑。
等待

等待

行走在寂寥的雨巷 任思绪随风飘扬 你左顾右盼的目光 是否因为许久未相见的情郎
工业时代的剪影

工业时代的剪影

我坐在工业时代的列车上, 听齿轮咬住齿轮的声音, 生活节奏日夜不停地飞速运转。 高雅与高贵贴上各种标签, 接受被消费和被娱乐的境遇。
桥

激流暗涌,柳絮飞扬。 河泥一样光滑的岩石: 撞击鱼儿的嘴唇, 托住过路人的脚踵。
不是巴黎不快乐

不是巴黎不快乐

有些名字,盘亘在你的生命中,像一道过不去的坎,像一道无时无刻不在让你疼痛的咒。更或者,这个名字除了那个人,你不会再希望任何一个人拥有。丫头就是这个人,在我的生命中,无论过去还是未来,除了丫头,谁也不可能成为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