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 的所有文章

多年

多年

深居多年 青苔翻新出众星的光彩 蛰伏山崖 铁窗打开,地名不再遥远
老婆婆和松花蛋

老婆婆和松花蛋

每每吃松花蛋的时候,我都要想起我的老婆婆。想起老婆婆牵着我的小手,小心地扭着碎步,往她的房间而去。老婆婆的小脚是三寸金莲,所以哪怕我再怎么用力拽她,她也走不快,反倒是要被我拽得踉跄。
索性做个山药糕

索性做个山药糕

去年,很长一段时间,小区门口都停了一辆卖山药的大卡车,卖的是河南铁棍山药。天天从那卡车旁边走过,每每看到,买山药的汉子黝黑的脸上有热切的神情。如此几天之后,我对老陆说,买几根吧,买回去煲汤喝。
不妨蒸个冬瓜吃

不妨蒸个冬瓜吃

牛皮虽然吹破了,但凭良心说,冬瓜实在是个好东西。记得那时候,经常看到校医夫人晒冬瓜皮,问起,才知道,冬瓜皮是一味解暑热、消水肿的中药呢
可不可以不爱我

可不可以不爱我

他们常常流泪的,因为太爱他们守护着的孩子,所以往往流了一生的眼泪,流着泪还不能擦啊,因为翅磅要护着孩子。即使是一秒钟也舍不得放下来找手帕,怕孩子吹了风淋了雨要生病。
记忆

记忆

走过那条 一九三二年的胡同 现在,装着一台台空调 那些树还在 枣树,槐树,或者 香椿 以及,那两只鸽子
不要说话

不要说话

程尘搬来这栋楼里的时候,是一个雨天,一路颠簸之后,程尘下了车,同父母一起一件一件的往楼上搬运行李,楼道里堆满了各种杂物,楼体亦是破损不堪,像是上个世纪的建筑。“真像是穿越回了一个世纪以前啊。”程尘心里默默地想着,衣服被雨水打湿,紧贴…
多少往事难回首,唯有深情慰残生

多少往事难回首,唯有深情慰残生

时间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东西,它隐藏得了最深的爱情,也淡漠了最深的伤痛,无论当年的时候有多么难熬,以为每过一分钟都是这样艰难,可是,不知不觉这些年也过来了。以前痛彻心扉的不能触及的话题,如今再说起来竟然会这样的淡然,仿佛说起的是别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