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 的所有文章

不杀

不杀

雪一直下,张晓阳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雪花已经把他的头发和肩膀附上一层银白。空气里弥漫着杀气,不断的环绕着张晓阳的周身。
当你和一个gay做朋友

当你和一个gay做朋友

就像是gay这个群体,就在真正接触过他们之前,我对他们一直停留在刻板印象,而在今天之后,我才深切感受到,他们也只是普通人,有普通人的生活,也有普通人的悲欢离合,也有普通人的喜怒哀乐。
井

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目及之处只有一束光亮,顺着光亮向上望去是一个圆,光线便来自那里。我似乎已...
同居者

同居者

这是一个有关认真的故事,既然是关于认真的故事,那么我首先要强调的就是这个故事的绝对真实性。
镇长

镇长

他把“赤裸裸”念成了“赤果果”,后边提词的人赶紧轻轻地纠正:不是“赤果果”是“赤裸裸”。
回乡偶书

回乡偶书

中学的时候,我语文老师讲到陶渊明,一脸的自豪,说这个陶渊明啊,就是我们这个地方的人。从他的眼神里,我能看出一种嘚瑟。算来算出,我们九江出的名人,陶渊明最大牌,又是个文人,说出去好像很有文化底蕴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