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 的所有文章

庸医

庸医

当有一天,人所有行为跟意识都依赖于这些我们创造出来的东西的时候,不再思考,我们就成了可以被他们丢弃的东西。
质变

质变

记得有一部电影里有着这样的台词:“世界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大恶大善,大善大恶

大恶大善,大善大恶

众佛菩萨点头,“哈哈哈,尔等虽说本领广大,却不知这大善即大恶,大恶即大善之理啊!”众菩萨听完,互相看了看,然后恍然大悟道:“佛祖说的极是,大善即大恶,大恶即大善!吾等受教了。”
再探清水河

再探清水河

忘了是在何年何月何时,我听到了一首小曲儿,小曲儿的名字叫做《探清水河》,听完这首小曲后,我由歌词内容联想到了《梁山伯与祝英台》。 两者都是悲剧,结局又有相似之处,只不过是一个化蝶成双,一个到跳河为止罢了。跳河后,它们会不会变作两条鱼…
荼靡

荼靡

加利坐在花店中央,四周都是洁白的荼靡,她不想再站起来,也不想再拿笔,那些趟过一遍的悲哀,最好不过不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