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 的所有文章

爱因斯坦的梦

爱因斯坦的梦

设想人在世上只活一天。或是心跳呼吸加速,把一生压缩在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里;或是地球自转放慢,慢得一圈需要百年。怎么说都成立,无论哪种情况,人都只能见到一次日升、一次日落。
远方是谁的汽笛

远方是谁的汽笛

列车满载希冀翻山越岭,那一声汽笛如亘古就存在的。我听到了,那是盛唐大漠里串串驼铃,是大唐西北边陲上边防军的冲锋号角,是岑参,高适笔下的五言七言。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鸟

耳科医生跑起来。为了把另外一个美丽的秘密放到少女的耳朵里,一心一意地追去。
第二个星期天

第二个星期天

我和素素约定,第二个星期天我会去看她,但是,她没有明天了。我永远无法兑现我的承诺,因为没人在第二个星期天等我。
十月

十月

而蒙面人的马蹄声已远了 这个专以盗梦为活的神窃 他的脸是永远没有褶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