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 的所有文章

博尔赫斯的现实

博尔赫斯的现实

他曾经写到过有个王子一心想娶一个世界之外的女子为妻,于是巫师“借助魔法和想像,用栎树花和金雀花,还有合欢叶子创造了这个女人”。博尔赫斯是否也想使自己成为文学之外的作家?
生活

生活

我曾经在深夜听抑郁症患者和我讲故事 但是我没能感同身受 直到后来 我成为了他们
运送硫酸的火车?

运送硫酸的火车?

于是他学会寻找,学会倾听 也学会了爱 爱机器的轰鸣,爱大地的震颤 爱微风吹拂,草色飘摇 爱荒丘之上戴草帽的老妇人 等她的羊群慢悠悠地走来
爱情

爱情

我本是该生巨翅的鸟 此刻 却必须收扰肩膀 变一只巢 让那些不肯抬头的人 都看见 天空的沉重 让他们经历 心灵的萎缩
在夏日炎炎的黄昏,再次遇见你

在夏日炎炎的黄昏,再次遇见你

[infobox]作者:青鹿[/infobox] “呼~这天也太热了吧!” 刚从凉爽的空调公交车下来的我,边用手扇着风边感叹道。 右手还提着一大堆的东西,蔬菜水果鱼肉鸡蛋,手心已经勒出了一条清晰的红痕,只能拿左手接过了班,慢慢向家走…
有时候

有时候

灵魂化作了一片云彩, 化作一棵树和一个动物。 变得好陌生,要是它归来 并问我……我该怎样答复?
放过

放过

一件很奇怪的事,人们似乎总是更喜欢那些对自己并不好甚至令自己有着或有过痛苦感受的人。也许,那也并不是喜欢,而是放不下的感觉,不甘心的心理在作祟。但总体来说,人们经常就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