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 的所有文章

卧轨

卧轨

远处传来一阵悠长的汽笛声 就在这汽笛声中 他安稳的睡去
残梦

残梦

读诗的人不敢相认 因为这流在水上的花园 也燃着残梦的余痕
停下来的是死亡

停下来的是死亡

停下来的是死亡,是我们的死亡 如果它为我们消停。那丛灌木 正在枯萎,带走了我 一部分的生活。 一部分的我,留在我看见的事物中。
有个人一直用雨伞敲打我的脑袋

有个人一直用雨伞敲打我的脑袋

另外,最近这段时间我已经意识到,如果没有他的敲击我将无法生活下去。现在,我越来越频繁地被某种预感所困扰。我的内心受到另一种痛楚的煎熬:也许有一天,在我愈发需要他的时候,他会离我而去,而我将不得不告别那把雨伞温柔的敲击,是它们伴我进入…
恋旧

恋旧

没有恋旧的牵绊,也没有厌旧的陷阱。就怀旧向新的走下去,从没忘记过往,也从未抛弃明天。
恋旧

恋旧

没有恋旧的牵绊,也没有厌旧的陷阱。就怀旧向新的走下去,从没忘记过往,也从未抛弃明天。
夏风

夏风

我的暑假总是从一个租房辗转到另一个租房,从一个工地辗转到另一个工地开始的,未步入大学之前,一天四季的南昌在我眼里只有酷热的夏天,空气中弥漫着木炭烧烤的香味和“好甜好甜”的单调吆喝。
路人

路人

我走过,仿佛一片树叶 无声的生长,无声的凋谢 不曾关注枝头 那多鲜艳的玫瑰 是如何枯萎,如何破灭
祭奠青春里的疼痛文学

祭奠青春里的疼痛文学

收笔,充满仪式感的将头仰望四十五度,目光落在了天花板上。大雨、香樟树、星空、普罗旺斯……,啊!这是我死去的让人掉几层鸡皮疙瘩的青春呐。怀念的不是这些文章,而是那个写这破东西还不尴尬的少年,我已经尴尬到只会说大白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