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 的所有文章

杂记

杂记

一片空白,时间都会为此变快。对我而言就是这样,睡觉睡着后到醒来后经历很长时间,可这不会留下什么感觉。“梦”让我理解为为弥补……(忘掉了,嘻嘻,等会吧,应该问题不大)空白感觉所流逝的时间的偿还。
萤火虫

萤火虫

萤火虫们,向上、向上地升去,不知什么时候,一郎是在满天星星的下边,一个劲地跑着。
无题

无题

或许我上辈子 也是死在阴森的雨中 我拼命向神明祈祷 能够死在黄昏的皱褶里
快飞吧

快飞吧

“这里原本有个男人。”P. T.说,用他那双跟丽雅特很像的绿色大眼睛望着她,“这里原本有个男人,但他现在飞走了。都是因为爸爸,我们没看见他飞。”救护车的鸣笛声就在我们正下方,我又往栏杆的方向迈出一步,但红发女人用汗津津的手抓住我的手…
在一颗小星星底下

在一颗小星星底下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无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辩解, 因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碍。 噢,言语,别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 又劳心费神地使它们看似轻松。
无题

无题

我终将会在每一个 无梦的黑夜之中醒来 在每一个 黄昏的褶皱里死去
弈棋者

弈棋者

即使棋局仅仅是一场梦 就让孤独无依的我们 来效仿这个故事里的波斯人∶ 无论我们身处何方, 无论远与近,无论战争、祖国 和生活如何召唤我们, 让它们徒劳地召唤吧, 当我们在对手友善的树荫下 做着梦,而棋局也在梦想着 它的冷漠。
等

我们何时变透明 何时就能飘到天上 变成自己喜欢的颜色 再被放逐到原地
我和你

我和你

我把门都关上,只对你一个人 我的爱也只对你一个人 那是雪的形状融化在你的身上 那是风的话语轻喃在你的耳旁
只有经历

只有经历

原来,这么多年,阿三除了经历,就只剩一绣清风。 阿三踟蹰着,坎坷也是经历的一部分,只是。心灵历程比现实历程长远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