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老王的说法

老王的说法

老王啊,你怎么混的这么惨的,啧啧,看着我都心疼。 老王撇了一眼这个喂不熟的小崽子,不冷不热道:混着混着就成这样子了。
于是说

于是说

人们应该每一个决定都深思熟虑,考虑到光年之外的阳光什么时候熄灭。这是当年的错,错在没有认识到自己是草包。于是说。
白象似的群山

白象似的群山

他拎起两只沉重的旅行包,绕过车站把它们送到另一条路轨处。他顺着铁轨朝火车开来的方向望去,但是看不见火车。
面包

面包

天渐渐黑了,我身心疲惫的瘫在沙发上,脑子里还在想着我的面包,面包,最后一块面包,它到底去哪了?
一只杂种

一只杂种

对这只动物来说,屠夫手里的那把刀大概是一种解决办法,可它是继承来的遗物,我只好拒绝这种办法。因此它必须等待,等到喘完最后一口气,尽管它有时似乎在用理智的人的目光注视着我,那目光在要求采取理智的行动。 
温度

温度

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村口的大槐树下,坐着两个傻子,一个傻子递给另一个傻子一支烟给他点上,起身说到:走,上山砍柴去,另一个傻子笑着说到:温度,温度。
云的梦

云的梦

云啊,你会觉得孤独吧!那么,风起的时候,你还是如约现身寥廓的苍穹吧,把你的梦投射到大海、旷野、荒漠、山巅、林樾……然后,来我的梦里,我愿一起梦着你的梦!
莫邪和莫小邪

莫邪和莫小邪

我还想告诉他,我遇见了一个很像他的人,他穿着蓝白格子衬衫,目光空洞,坐上了一辆大货车,不知道去了哪里,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他,但我确定那是他。
凌竹和小木匣

凌竹和小木匣

[infobox]作者:莫邪[/infobox] 凌竹走到哪里,小木匣就跟到哪里,一步也不落下。凌竹指着小木匣的鼻子说:“小木匣,你长大了,应该学会独自生活了,不要总是跟在我后面。”这已经不是凌竹第一次跟小木匣说这话了,肯定也不是最…
梨若的春天

梨若的春天

梨若相信春天一定会从土里钻出来的,要不然地上哪来那么多五颜六色的花朵呢?要是没有花朵哪来那么多翩翩飞舞的蝴蝶呢,要是没有蝴蝶又哪来那么多的风筝呢?所以春天一定会从土里钻出来的。
爱因斯坦的梦

爱因斯坦的梦

设想人在世上只活一天。或是心跳呼吸加速,把一生压缩在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里;或是地球自转放慢,慢得一圈需要百年。怎么说都成立,无论哪种情况,人都只能见到一次日升、一次日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