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故事

故事

我发现每个人都在讲着自己的故事,每个人也都活着别人的故事里。 所以,你,要不要再听我讲一个故事?
我与这个简单的世界

我与这个简单的世界

有一天,一块镜子碎了,当每一个人都以为他会拿出一个新的镜子的时候,那双颤抖的双手没有一丝犹豫捡起地上一块碎掉的镜子,时而拿出来,时而揣在兜里,一次次怀疑生活,一次次失望
云边小店

云边小店

芳芳还是经常在放学后带着孩子们来到小店里,在晚霞下唱歌,画画,拿小店的任何东西,而货架最上方的那套纯白画笔不让任何人碰,芳芳也不喜欢躺着看天空了,却常常对着村里的路发呆,像是在找什么,又像是在等什么,可是等来的只有一阵阵风,找到的也…
有人弄乱了玫瑰花

有人弄乱了玫瑰花

 当这一天来到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会变的。我必须再次跑出去,告诉人们,那个卖玫瑰花的女人,那个住在破屋里的女人,需要几条汉子将她抬到山坡上,到那时我将永远地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不过,她会感到满意地,因为她将知道,每个星期天到她的祭坛上…
萤火虫

萤火虫

萤火虫们,向上、向上地升去,不知什么时候,一郎是在满天星星的下边,一个劲地跑着。
快飞吧

快飞吧

“这里原本有个男人。”P. T.说,用他那双跟丽雅特很像的绿色大眼睛望着她,“这里原本有个男人,但他现在飞走了。都是因为爸爸,我们没看见他飞。”救护车的鸣笛声就在我们正下方,我又往栏杆的方向迈出一步,但红发女人用汗津津的手抓住我的手…
只有经历

只有经历

原来,这么多年,阿三除了经历,就只剩一绣清风。 阿三踟蹰着,坎坷也是经历的一部分,只是。心灵历程比现实历程长远的多。
圣诞结

圣诞结

他只恍如一只逆水而上的鲟鱼,躲在石头后竭力曳尾,无力溯游,无心回流。纤草飘摇,沉石岿然,星星隔着水面好远好远。 “睡觉!”他默念道。
童话小屋

童话小屋

昨天构建的童话世界已然不复存在,童话小屋也被生活的暴风雨吹倒了,她的内心,已无童话,只是生活的机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岁月

岁月

为什么窗前还那么模糊,为什么窗外还下着雨? 哦!我,也是匆匆过客罢了,还要求有某人某物记着我,不是痴心妄想吗?
我可以包容你,但无法满足你

我可以包容你,但无法满足你

“紫荨,我想,我可以包容你,但无法满足你。包容你,是我的课题,而满足你,却是你的课题。我们的结局会是怎样,我无从知晓,但或许,那并不重要,”伍褀抬头望向远方的天空想,“重要的是,在包容你的路上,我已经走到了我该走的地方。”平静无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