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车倒一车柠檬

车倒一车柠檬

这时候,我的心就会像春天的草木重获生机,与那些卑微的人站在共同的土地上, 准备开新的花,结新的果实。
崩 溃

崩 溃

袁明元哀号一声,真的没有呀局长!就向局长追过去。但是他忘记他到了楼梯口,于是一脚踏空。刹那间,袁明元感觉自已是一堵被掏空了基脚的墙,哗啦一声崩塌下去了……
仅有爱情是不够的

仅有爱情是不够的

于是我们就喝酒,一杯接一杯。喝醉了,我们就扯开嗓门吼那首歌——《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唱着唱着,我们的眼睛里都充满了泪水。 
熟人厌烦症

熟人厌烦症

和菲利擦肩而过那一刻,我分明看见他脸上多了一丝沧桑,一双眼睛老在躲闪。我知道,他不再是当年的他,可是,我还是当年的我吗?骄阳已躲进云层,我仍觉得全身发热,加快脚步,只想赶紧走完剩下这段桥,也不买棒棒糖了,直接回家,拿面镜子好好瞧瞧。
路口

路口

天空中一个闷雷响起,又一阵风吹过,我闻到了秋天的味道,梦醒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传入耳中,下了一夜的雨,还没停。
老王的说法

老王的说法

老王啊,你怎么混的这么惨的,啧啧,看着我都心疼。 老王撇了一眼这个喂不熟的小崽子,不冷不热道:混着混着就成这样子了。
于是说

于是说

人们应该每一个决定都深思熟虑,考虑到光年之外的阳光什么时候熄灭。这是当年的错,错在没有认识到自己是草包。于是说。
白象似的群山

白象似的群山

他拎起两只沉重的旅行包,绕过车站把它们送到另一条路轨处。他顺着铁轨朝火车开来的方向望去,但是看不见火车。
面包

面包

天渐渐黑了,我身心疲惫的瘫在沙发上,脑子里还在想着我的面包,面包,最后一块面包,它到底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