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成年人

成年人

“我来了,”彼得喊道,“我来了!”他开始向水边冲去。他掠过沙滩之时,感觉动作敏捷,身轻如燕。我要飞起来了,他想。他是在做白日梦,还是在飞?
大多数

大多数

无论是“大多数”还是“少数”,没有谁和谁是一模一样活着的,没有哪一年是毫无期盼和惊喜的,这是美好的一部分。
故城的秋

故城的秋

有时,甚至不敢去想你。会有亏欠,为何相伴太短。 我已很久未回故城,自你离去。老家的房,已变卖。 故城的秋,再也不见。
时光中的那些男孩

时光中的那些男孩

我战胜不了的是时光,也是自己,那些男孩啊,前程似锦,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他们都会是我回忆中那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少年。得幸我走出幻境,我会去你的城市找你,会好好照顾自己,会在心里牵挂,永世不忘。
我在破烂星球捡破烂

我在破烂星球捡破烂

《动物世界》里讲“一旦我们认定一件事的时候,我们的想法就会变得很片面。”一旦我们认定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便不愿以全面的角度去了解他,分析他。因为我们都知道无论谁都经不起仔细的推敲与分析,所以我们想问题的方式通常比较片面。不止感情是这样…
路

我们就此分别吧,她笑着对我说,我看向她,说了一声好啊,她转身离去,我望向她的背影,一滴泪水从我的脸颊滑落在地上。
柒

柒,你好呀,今天下了大雪,大地因此变得寒冷,而我的心却暖了起来。最近的日子因为疫情而变得枯燥,...
若说纳兰

若说纳兰

若能溯回他所在的年代,我定去看他。纳兰仍旧是那个灿烂了韶华,惊艳了时光的男子,或许轻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