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阿蓝

阿蓝

说起来,我跟阿蓝几乎从未有过任何交集,但他,却已然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流年,追忆里巷

流年,追忆里巷

在生活的重压里闪转腾挪的时候,是否也有那么一天突然因为一张照片、一首歌、一句话,勾起一个回忆,怀念一段岁月,记起一个远方的人或故事,收货一枚晶莹的泪珠。
星座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准?

星座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准?

我想很多人都知道,星座这种东西,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但仍然会有不少人说,它很准阿。对,从某种意义上讲,它确实是很准。但你知道它为什么很准吗?
别跟我提梦想,戒了

别跟我提梦想,戒了

有个朋友对我说,他曾以为自己会是全世界最伟大的理论物理学家,我大声嘲笑他:“切!年轻时谁没有梦想啊?我也一直以为自己天生的美女作家呐。”
D先生

D先生

我曾经会因为很多事情感动,一本书,一部电影或者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搞笑视频,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触点变得越来越低。时间很快,我在星星俱乐部快两年了,我看到有的人来,有的人去,有的人光芒万丈,有的人从容不迫,这里有朋友,这里也有故事。
人 群

人 群

众人,孤独:对一个活跃而多产的诗人来说,是个同义的。可以相互转换的词语。谁不会让自己的孤独充满众人,谁就不会在繁忙的人群中孤独。
造人

造人

我们的天性是要人种滋长繁殖,多多的生,生了又生。我们自己是要死的,可是我们的种子遍布于大地。然而,是什么样的不幸的种子,仇恨的种子!
九月浮槎不失期

九月浮槎不失期

八月的诗禅悱恻难言,九月的浮槎不失归期。来自阿尔泰山脉的一缕北风姗姗来迟,有些漫不经心的驱赶着最后的暑气,清凉之余反而开始怀念热郁的八月。
放过

放过

一件很奇怪的事,人们似乎总是更喜欢那些对自己并不好甚至令自己有着或有过痛苦感受的人。也许,那也并不是喜欢,而是放不下的感觉,不甘心的心理在作祟。但总体来说,人们经常就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