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安

海

我想要有一艘船, 载着日渐锈蚀的声音。 在一个沉寂的夜晚, 驶向大海深处, 沉去。
土地

土地

她终被卸下, 我也空出手来, 把他们撕个粉碎。 然后重新戴上这枷锁, 等待下一批人的到来。
无题

无题

最后,回到开头所说的“静”上,我想明白了为何在太久的时间里我都没有如此静过。因为害怕,那匹脱了缰的野马是不会停下的,除非累到到下,而到下就只剩下了满目的不甘,无力的张着嘴、喘着粗气等待着死。
文川两则

文川两则

从出来到现在,他还没回过自己家,明年,明年是真的能回家了,大哥和他都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