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安

写给莫莫

写给莫莫

而最最想告诉你 不要害怕 我们的终点 都将是那个小小的盒子 那里有最闪亮的颗粒 同样也有最不起眼的尘埃
姑娘

姑娘

姑娘 我与你的距离 是街道的距离 是两颗心的距离 是两个世界的距离 只希望一切平常 只希望再见一面就好。
雪曾经来过

雪曾经来过

如果说要我给现代文明的发展做一个说明,我一定会说出一个词:驱逐。人类大手一挥在地图上画一个圈,机器片刻驶入,驱逐出一座又一座的山、古老的建筑,驱逐出所有的飞鸟走兽,驱逐出四季,驱逐出雪。于是,听鸟声你需要去花鸟市场。于是,城市的季节…
相信我

相信我

你身外的大千世界也是这样,一片风景, 一块招牌,一棵树,一个公园,甚至一个个人, 也像一行行、一段段死文字,只有当你充满生机, 充满感觉,尤其是当你充满爱的力量, 你才会领悟,并相信我,并像我一样 为一块石头或一个不认识的人落泪。
海

我想要有一艘船, 载着日渐锈蚀的声音。 在一个沉寂的夜晚, 驶向大海深处, 沉去。
土地

土地

她终被卸下, 我也空出手来, 把他们撕个粉碎。 然后重新戴上这枷锁, 等待下一批人的到来。
无题

无题

最后,回到开头所说的“静”上,我想明白了为何在太久的时间里我都没有如此静过。因为害怕,那匹脱了缰的野马是不会停下的,除非累到到下,而到下就只剩下了满目的不甘,无力的张着嘴、喘着粗气等待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