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手记两则

手记两则

我一直对“以貌取人”不大赞同,不论在你看来一个人的样貌,气质,穿着,讲话的声调还是说话的感觉是什么样,都只能代表你对此人的第一印象。
侧脸

侧脸

[infobox]作者:悬枵Yang[/infobox] 时值金秋,玻璃门还没蒙上南方特有的南风天的水雾。天是干的,水汽在风中漂浮不定,像玩疯了的顽童。 沙哑的声音在特定的时间里显得应景,甚至衬进了人们的心里。老王吃着早餐,右手食指…
忆城南

忆城南

[infobox]作者:白果[/infobox] “爸爸的花落了”,小时候读这句话只是略微觉得有些伤感。那时候的英子刚刚小学毕业,家中却突遭变故,时局动荡,父亲离世。在那几天之间小女孩便说“我已不是小孩子了”。噢,原来长大真的是在一…
写给女朋友的第二封信

写给女朋友的第二封信

不过,我倒是不倦的乐于陪伴你分享你我的生活,哪怕是你不小心打翻的花盆,我都能浮想出几番你或者腼腆内敛,或者抱憾致歉的衷怜模样。这时候,我眼里的棉花糖便忽然消失不见,倏然见都是我错过的你的模样。
将来

将来

[infobox]作者:星河入梦[/infobox] 1孤独 有人说人们互相之间是不能包容的,爱或者是恨,亦或者是彼此的思想,因为彼此的见解不同,所确定的东西亦不相同,可能构造大体一致,但细节却大不相同,这就是每一个生命的本体,他们…
祖孙情

祖孙情

在我小时候奶奶时常会问我:“我死后,你会不会哭?”我每次以沉默相对。很小的年龄但对死这个概念也有些认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想奶奶死,若回答不会,似乎是不孝,若回答会,我根本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