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祖孙情

祖孙情

在我小时候奶奶时常会问我:“我死后,你会不会哭?”我每次以沉默相对。很小的年龄但对死这个概念也有些认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想奶奶死,若回答不会,似乎是不孝,若回答会,我根本不敢想。
十年

十年

而现在,我在尝试着去找回,找回这十年里,我不小心丢失的一些东西。当然,我也收获了很多。生命是一条单行道,经过了便不能再回头,为我虚度或未曾虚度的光阴,为这十年,为我有幸遇见的又离开或不曾离开的人,也为我自己
怀念少年时代的足球

怀念少年时代的足球

时过境迁,很难再激动不已,少年时期的热血浪漫注定要归于平淡,就像这个再平淡不过的世界。只感叹古人常说,世人只道黄金贵,不问天公买少年。
橘

  本以为是“江南有丹橘,经冬犹绿林”,却不成想竟是“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
老梁

老梁

我记得老梁临走时的感叹:“度罢阴寿转阳寿,去了阳间还阴间……人世便是这般轮回往生……永无尽头。”
距离产生美

距离产生美

艺术本来是弥补人和自然缺陷的,如果艺术的最高目的在于妙肖人生和自然,那我们既以有自然又何取乎艺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