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的标签存档

童话小屋

童话小屋

昨天构建的童话世界已然不复存在,童话小屋也被生活的暴风雨吹倒了,她的内心,已无童话,只是生活的机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岁月

岁月

为什么窗前还那么模糊,为什么窗外还下着雨? 哦!我,也是匆匆过客罢了,还要求有某人某物记着我,不是痴心妄想吗?
我可以包容你,但无法满足你

我可以包容你,但无法满足你

“紫荨,我想,我可以包容你,但无法满足你。包容你,是我的课题,而满足你,却是你的课题。我们的结局会是怎样,我无从知晓,但或许,那并不重要,”伍褀抬头望向远方的天空想,“重要的是,在包容你的路上,我已经走到了我该走的地方。”平静无痕的…
真菌

真菌

它甚至算不得一个故事。我告诉她,它是一个疥疮,是指甲下的真菌。她貌似理解了我的意思,点点头。其实她没明白。但这不能说明她不爱我。这个故事,是关于我们的。
梦

雨停了,夏天抬起头,看到一只风筝。被风吹着,飘在很高很蓝的空中。那是他儿时弄丢的风筝。
车倒一车柠檬

车倒一车柠檬

这时候,我的心就会像春天的草木重获生机,与那些卑微的人站在共同的土地上, 准备开新的花,结新的果实。
崩 溃

崩 溃

袁明元哀号一声,真的没有呀局长!就向局长追过去。但是他忘记他到了楼梯口,于是一脚踏空。刹那间,袁明元感觉自已是一堵被掏空了基脚的墙,哗啦一声崩塌下去了……
仅有爱情是不够的

仅有爱情是不够的

于是我们就喝酒,一杯接一杯。喝醉了,我们就扯开嗓门吼那首歌——《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唱着唱着,我们的眼睛里都充满了泪水。 
熟人厌烦症

熟人厌烦症

和菲利擦肩而过那一刻,我分明看见他脸上多了一丝沧桑,一双眼睛老在躲闪。我知道,他不再是当年的他,可是,我还是当年的我吗?骄阳已躲进云层,我仍觉得全身发热,加快脚步,只想赶紧走完剩下这段桥,也不买棒棒糖了,直接回家,拿面镜子好好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