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的标签存档

散步

散步

  有人证明自杀是在前一天晚上完成的。那些从他身上找出来的证件,表明了他是拉菩时公司的司帐员勒腊。   有人把他的死亡归入一种无法揣测动机的自杀之列。也许是一种突然而起的痴癫结果吧?
注视白墙

注视白墙

我想,有一天你也会像我一样无聊地,面对着一面白色的墙壁发呆,那时,你的脑海中会浮现起什么呢?
崩 溃

崩 溃

袁明元哀号一声,真的没有呀局长!就向局长追过去。但是他忘记他到了楼梯口,于是一脚踏空。刹那间,袁明元感觉自已是一堵被掏空了基脚的墙,哗啦一声崩塌下去了……
仅有爱情是不够的

仅有爱情是不够的

于是我们就喝酒,一杯接一杯。喝醉了,我们就扯开嗓门吼那首歌——《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唱着唱着,我们的眼睛里都充满了泪水。 
熟人厌烦症

熟人厌烦症

和菲利擦肩而过那一刻,我分明看见他脸上多了一丝沧桑,一双眼睛老在躲闪。我知道,他不再是当年的他,可是,我还是当年的我吗?骄阳已躲进云层,我仍觉得全身发热,加快脚步,只想赶紧走完剩下这段桥,也不买棒棒糖了,直接回家,拿面镜子好好瞧瞧。
挨拶「问候」

挨拶「问候」

[infobox]作者:木云[/infobox] 猜猜我是谁? 我刚接通陌生来电,还未等惯例问话,对方便笑道,听得出来嬉皮笑脸。 我狠狠愣了一下。杨子。 诶,我。他爽朗大笑起来道,我终于联系上你了!我打比赛,上你这儿来了! 我嗯了一…
白象似的群山

白象似的群山

他拎起两只沉重的旅行包,绕过车站把它们送到另一条路轨处。他顺着铁轨朝火车开来的方向望去,但是看不见火车。
一只杂种

一只杂种

对这只动物来说,屠夫手里的那把刀大概是一种解决办法,可它是继承来的遗物,我只好拒绝这种办法。因此它必须等待,等到喘完最后一口气,尽管它有时似乎在用理智的人的目光注视着我,那目光在要求采取理智的行动。 
奥菲利娅的影子剧院

奥菲利娅的影子剧院

奥菲利娅小姐仍然在给演员们提示台词。另外,听说有时亲爱的上帝也会来看他们的演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谁也没有发现过他。
幸福一种

幸福一种

保安抓住他的袖子,粗暴地将他往门外拖,他却一点不在意。他顺从地出了大门,望一眼那些美丽的小洋楼,推着车往回走。天边的晚霞很美,迎面而来的风很清爽,他的心很安静。走着走着,一股温暖的东西从他心里涌出,接着溢出眼眶,沿着鼻翼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