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的标签存档

凌竹和小木匣

凌竹和小木匣

[infobox]作者:莫邪[/infobox] 凌竹走到哪里,小木匣就跟到哪里,一步也不落下。凌竹指着小木匣的鼻子说:“小木匣,你长大了,应该学会独自生活了,不要总是跟在我后面。”这已经不是凌竹第一次跟小木匣说这话了,肯定也不是最…
爱因斯坦的梦

爱因斯坦的梦

设想人在世上只活一天。或是心跳呼吸加速,把一生压缩在地球自转一圈的时间里;或是地球自转放慢,慢得一圈需要百年。怎么说都成立,无论哪种情况,人都只能见到一次日升、一次日落。
第二个星期天

第二个星期天

我和素素约定,第二个星期天我会去看她,但是,她没有明天了。我永远无法兑现我的承诺,因为没人在第二个星期天等我。
约会

约会

和他约会的女孩子还没有来,小锁抬头看了看天上的白云,有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白鸽子。
逃離

逃離

只是,只是我开始想要不顾一切去逃离这种彻彻底底的自由,买了地图,到不远处的集市置备好纸和笔,当然还有那把手风琴。尔后现在,就在这条街边干着画小人书的勾当、不断地画着我和她相识的一系列故事,直到永远。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第二天下午,朋友还没起来,他的头还痛着,一个人强撑着,来到那个熟悉的地点。开门时,两个人都呆住了,她怎么做上了轮椅,脸色苍白,但见了他,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好久不见”
阿秋

阿秋

阿秋妈妈发现,儿子去哪里都会带上一只还没有折完的东西,阿秋告诉她是大象。
52Hz

52Hz

传说有一只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Alice,没有亲人,没有同伴,孤独地从太平洋通过西北通道,一路到了陌生的大西洋,隐藏在地中海海域。她也会歌唱,也想遇见同类,很不幸的是,她歌唱的频率是52Hz,太高了,其他鲸鱼无法听到她的呼唤,孤独地…
成年人

成年人

“我来了,”彼得喊道,“我来了!”他开始向水边冲去。他掠过沙滩之时,感觉动作敏捷,身轻如燕。我要飞起来了,他想。他是在做白日梦,还是在飞?
蛹

哥哥是最先知道祖训中秘密的,然后他告诉了我。如果说谎了,将会变成蝉,生生世世都不能从蝉蛹里出来,直至自生自灭。他哀伤地说:“零,千万不要说谎。”目前为止我从未见过有人变成蛹,但是我一直很相信哥哥说的话。
小熊饼干

小熊饼干

罗莎最开始注意到迟慕是因为他吃东西的样子,别人吃东西都只是吃,只是为了填饱肚子,或者为了解馋。但迟慕吃东西跟别人都不一样,具体怎么不一样,罗莎也说不上来。正因为说不上来,所以便多留了一份心思。
热也好冷也好活着就好

热也好冷也好活着就好

这天,大约是下午四点钟光景。有个赤膊男子骑辆破自行车,“嗤”地刹在小初开堂门前的流水沟里,不下车,脚尖蹭地上,将汗湿透的一张钱揉成一坨,两手指一弹,准确地弹到小初开堂的柜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