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的标签存档

萤火虫

萤火虫

萤火虫们,向上、向上地升去,不知什么时候,一郎是在满天星星的下边,一个劲地跑着。
真菌

真菌

它甚至算不得一个故事。我告诉她,它是一个疥疮,是指甲下的真菌。她貌似理解了我的意思,点点头。其实她没明白。但这不能说明她不爱我。这个故事,是关于我们的。
河的第三条岸

河的第三条岸

从此以后,没有人再看见过他,听说过他。从此我还是一个男人吗?我不该这样,我本该沉默。但明白这一点又太迟了。我不得不在内心广漠无际的荒原中生活下去。我恐怕活不长了。当我死的时候,我要别人把我装在一只小船里,顺流而下,在河上迷失,沉入河…
先知

先知

果然是世上有多少部族就有多少上帝。"阿马利瓦克终于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世界那么不安宁、不和谐。
若你再被恶魔引诱一次

若你再被恶魔引诱一次

他不断在黑暗与光明间穿梭,时而属于白日时而属于黑夜。他想,或许不知道哪天,当他又再次被恶魔引诱时,就会彻底堕入永恒的黑暗,彻底的与日光失联。
佛曰

佛曰

第十三天,我朝北去了,临走前把十二师兄的肉铺砸了,听说后来他开窍了,去山下学师,在尼姑庵门口开了家烤鸭店,香飘十里的那种。
阿三(一)

阿三(一)

吃饱的阿三走在路灯下,背影依旧挺拔,虽然落魄是落魄点,但也不失潇洒。英雄需要大氅来衬托,阿三只需要吃饱了迈开外八步伐,然后坚定地目视前方,英雄的意味便出来了。
有个人一直用雨伞敲打我的脑袋

有个人一直用雨伞敲打我的脑袋

另外,最近这段时间我已经意识到,如果没有他的敲击我将无法生活下去。现在,我越来越频繁地被某种预感所困扰。我的内心受到另一种痛楚的煎熬:也许有一天,在我愈发需要他的时候,他会离我而去,而我将不得不告别那把雨伞温柔的敲击,是它们伴我进入…
散步

散步

  有人证明自杀是在前一天晚上完成的。那些从他身上找出来的证件,表明了他是拉菩时公司的司帐员勒腊。   有人把他的死亡归入一种无法揣测动机的自杀之列。也许是一种突然而起的痴癫结果吧?
注视白墙

注视白墙

我想,有一天你也会像我一样无聊地,面对着一面白色的墙壁发呆,那时,你的脑海中会浮现起什么呢?
崩 溃

崩 溃

袁明元哀号一声,真的没有呀局长!就向局长追过去。但是他忘记他到了楼梯口,于是一脚踏空。刹那间,袁明元感觉自已是一堵被掏空了基脚的墙,哗啦一声崩塌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