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的标签存档

造人

造人

我们的天性是要人种滋长繁殖,多多的生,生了又生。我们自己是要死的,可是我们的种子遍布于大地。然而,是什么样的不幸的种子,仇恨的种子!
你不必讨好所有人

你不必讨好所有人

伊北,在《半生素衣.陆小曼传》里说:不必讨好所有人,正如不必铭记所有“昨天”,时光如雨,我们都是在是在雨中行走的人,找到属于自己的伞,建造小天地,朝前走,一直走到风停雨住,美好晴天。
博尔赫斯的现实

博尔赫斯的现实

他曾经写到过有个王子一心想娶一个世界之外的女子为妻,于是巫师“借助魔法和想像,用栎树花和金雀花,还有合欢叶子创造了这个女人”。博尔赫斯是否也想使自己成为文学之外的作家?
手记两则

手记两则

我一直对“以貌取人”不大赞同,不论在你看来一个人的样貌,气质,穿着,讲话的声调还是说话的感觉是什么样,都只能代表你对此人的第一印象。
侧脸

侧脸

[infobox]作者:悬枵Yang[/infobox] 时值金秋,玻璃门还没蒙上南方特有的南风天的水雾。天是干的,水汽在风中漂浮不定,像玩疯了的顽童。 沙哑的声音在特定的时间里显得应景,甚至衬进了人们的心里。老王吃着早餐,右手食指…
忆城南

忆城南

[infobox]作者:白果[/infobox] “爸爸的花落了”,小时候读这句话只是略微觉得有些伤感。那时候的英子刚刚小学毕业,家中却突遭变故,时局动荡,父亲离世。在那几天之间小女孩便说“我已不是小孩子了”。噢,原来长大真的是在一…
写给女朋友的第二封信

写给女朋友的第二封信

不过,我倒是不倦的乐于陪伴你分享你我的生活,哪怕是你不小心打翻的花盆,我都能浮想出几番你或者腼腆内敛,或者抱憾致歉的衷怜模样。这时候,我眼里的棉花糖便忽然消失不见,倏然见都是我错过的你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