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的标签存档

雪曾经来过

雪曾经来过

如果说要我给现代文明的发展做一个说明,我一定会说出一个词:驱逐。人类大手一挥在地图上画一个圈,机器片刻驶入,驱逐出一座又一座的山、古老的建筑,驱逐出所有的飞鸟走兽,驱逐出四季,驱逐出雪。于是,听鸟声你需要去花鸟市场。于是,城市的季节…
相信我

相信我

你身外的大千世界也是这样,一片风景, 一块招牌,一棵树,一个公园,甚至一个个人, 也像一行行、一段段死文字,只有当你充满生机, 充满感觉,尤其是当你充满爱的力量, 你才会领悟,并相信我,并像我一样 为一块石头或一个不认识的人落泪。
无题

无题

最后,回到开头所说的“静”上,我想明白了为何在太久的时间里我都没有如此静过。因为害怕,那匹脱了缰的野马是不会停下的,除非累到到下,而到下就只剩下了满目的不甘,无力的张着嘴、喘着粗气等待着死。
文川两则

文川两则

从出来到现在,他还没回过自己家,明年,明年是真的能回家了,大哥和他都回家!
文川随笔两则

文川随笔两则

先是稀稀疏疏的抽嫩芽,不久后就是绿油油的一片麦地,走过去窸窸窣窣还会惊动里面的虫子,麦林一旁树上的松鼠在啃着果仁,不知是谁家的几头黄牛在一旁悠然啃着地皮上的浅草,它们不对一旁的麦子动心吗?
恋旧

恋旧

没有恋旧的牵绊,也没有厌旧的陷阱。就怀旧向新的走下去,从没忘记过往,也从未抛弃明天。
恋旧

恋旧

没有恋旧的牵绊,也没有厌旧的陷阱。就怀旧向新的走下去,从没忘记过往,也从未抛弃明天。
夏风

夏风

我的暑假总是从一个租房辗转到另一个租房,从一个工地辗转到另一个工地开始的,未步入大学之前,一天四季的南昌在我眼里只有酷热的夏天,空气中弥漫着木炭烧烤的香味和“好甜好甜”的单调吆喝。
祭奠青春里的疼痛文学

祭奠青春里的疼痛文学

收笔,充满仪式感的将头仰望四十五度,目光落在了天花板上。大雨、香樟树、星空、普罗旺斯……,啊!这是我死去的让人掉几层鸡皮疙瘩的青春呐。怀念的不是这些文章,而是那个写这破东西还不尴尬的少年,我已经尴尬到只会说大白话了。
致妹妹们的一封信

致妹妹们的一封信

[infobox]作者:俗安[/infobox] 致宇轩、宇川的一封信: 送给你们的这封信,实在耽搁了太久。 作为你们成长的见证者,我是幸运的。一路相伴走来的那种心情,仿佛是看到两粒小小的种子冒出土,探出头来,经过时间的洗礼,从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