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 的标签存档

稻禾风起又端阳

稻禾风起又端阳

直到云影无光,暮色四合,兴尽归来的乡胞们围坐在院坝里乘凉,和这个几百年的村寨一起听着门前流水潺潺,望着天上星光点点,然后一起睡去,一起老去,一起走进时光的深处。
写给女朋友的第一封信

写给女朋友的第一封信

‌我开始很懂得,人只活一次这样的话的真理,如果我想去爱,我就出于本性,去爱。如果我能让她相信有爱,我就出于信念和理想,去构建我们能爱的逻辑。
远方是谁的汽笛

远方是谁的汽笛

列车满载希冀翻山越岭,那一声汽笛如亘古就存在的。我听到了,那是盛唐大漠里串串驼铃,是大唐西北边陲上边防军的冲锋号角,是岑参,高适笔下的五言七言。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向前。   “我喜欢写作,与结果无关,只是爱好。”这句话现在看来,倒有点害臊,我似乎是妥协过的,既然妥协过,就不论一次两次,百次千次都是妥协,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开脱。
遇见两棵树

遇见两棵树

日子有时候就像光滑的泥鳅一样总会从手中溜走,但总有一些枝繁叶茂的日子扎根在我们心灵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