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隅 的标签存档

在一颗小星星底下

在一颗小星星底下

我知道在有生之年我无法找到任何理由替自己辩解, 因为我自己即是我自己的阻碍。 噢,言语,别怪我借用了沉重的字眼, 又劳心费神地使它们看似轻松。
无题

无题

我终将会在每一个 无梦的黑夜之中醒来 在每一个 黄昏的褶皱里死去
弈棋者

弈棋者

即使棋局仅仅是一场梦 就让孤独无依的我们 来效仿这个故事里的波斯人∶ 无论我们身处何方, 无论远与近,无论战争、祖国 和生活如何召唤我们, 让它们徒劳地召唤吧, 当我们在对手友善的树荫下 做着梦,而棋局也在梦想着 它的冷漠。
等

我们何时变透明 何时就能飘到天上 变成自己喜欢的颜色 再被放逐到原地
我和你

我和你

我把门都关上,只对你一个人 我的爱也只对你一个人 那是雪的形状融化在你的身上 那是风的话语轻喃在你的耳旁
只有经历

只有经历

原来,这么多年,阿三除了经历,就只剩一绣清风。 阿三踟蹰着,坎坷也是经历的一部分,只是。心灵历程比现实历程长远的多。
睡在风里的梦

睡在风里的梦

人的确会被现实抹平棱角,但少年人一腔赤诚,不愿妥协。如果是一场梦,睡在风里也没关系。一直努力的话,迟早有天,它会落下来,脚踏实地。
圣诞诗

圣诞诗

突然间,我们不用再等待什么…… 今夜夜晚年轻;从死亡中 我们刚刚诞生,无与伦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