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隅文学 的标签存档

深 渊

深 渊

一丝光熄灭在我的嘴里。 夜里我曾在荒原找到自己, 沾满了星星的垃圾和尘埃。 榛子林中 再度响起晶莹的天使。
散步

散步

  有人证明自杀是在前一天晚上完成的。那些从他身上找出来的证件,表明了他是拉菩时公司的司帐员勒腊。   有人把他的死亡归入一种无法揣测动机的自杀之列。也许是一种突然而起的痴癫结果吧?
云

她想哭 他就像我 她说 有一点悲伤也有一点欢畅 之后她大笑 雨开始落下。
注视白墙

注视白墙

我想,有一天你也会像我一样无聊地,面对着一面白色的墙壁发呆,那时,你的脑海中会浮现起什么呢?
独白

独白

当你走时,我的痛苦 要把我的心从口中呕出 用爱杀死你,这是谁的禁忌? 太阳为全世界升起!我只为了你 以最仇恨的柔情蜜意贯注你全身 从脚至顶,我有我的方式
别跟我提梦想,戒了

别跟我提梦想,戒了

有个朋友对我说,他曾以为自己会是全世界最伟大的理论物理学家,我大声嘲笑他:“切!年轻时谁没有梦想啊?我也一直以为自己天生的美女作家呐。”
树叶老了

树叶老了

黑夜。 路灯惨白,张牙舞爪的树影没了 月光,星光,萤火虫的微光 藏在城市的灯火里 我的梦醒了。
致吾所爱

致吾所爱

我所爱的,自当执着无涯之知。 历过沧桑,渡过泥泞, 归来后,仍捧着一点盈盈之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