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隅文学 的标签存档

侧脸

侧脸

[infobox]作者:悬枵Yang[/infobox] 时值金秋,玻璃门还没蒙上南方特有的南风天的水雾。天是干的,水汽在风中漂浮不定,像玩疯了的顽童。 沙哑的声音在特定的时间里显得应景,甚至衬进了人们的心里。老王吃着早餐,右手食指…
爱

从此刻的思念到不可预期的相见 爱 我祈求你像我刚认识你时那样神秘 我当然不会试着去揭开你的面纱 爱 你会告诉我你的一切
老王的说法

老王的说法

老王啊,你怎么混的这么惨的,啧啧,看着我都心疼。 老王撇了一眼这个喂不熟的小崽子,不冷不热道:混着混着就成这样子了。
只有我

只有我

我们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没有言语,没有交流。 说快乐的不是我 说轻松的不是我 看喜剧大笑的不是我 看悲剧痛哭的也不是我。
在石家庄的七月预感到暴风雨的来袭

在石家庄的七月预感到暴风雨的来袭

[infobox]作者:遮丑[/infobox] 我爱过夜里的十点一刻 爱过陌生的山谷 爱过一个秋天 爱过童年的月季 带刺 刺疼我诗稿的最后一个字眼 我爱过下午的一点半 爱过逃跑的新娘 爱过一颗红豆 爱过昨天的仙人掌 带刺 刺疼我瘫…
于是说

于是说

人们应该每一个决定都深思熟虑,考虑到光年之外的阳光什么时候熄灭。这是当年的错,错在没有认识到自己是草包。于是说。
自己之歌(节选)

自己之歌(节选)

你认为一千亩就很多了吗?你认为地球就很大了吗? 为了学会读书你练习了很久吗? 因为你想努力懂得诗歌的含意就感到十分自豪吗? 今天和今晚请和我在一起,你将明了所有诗歌的来源,
白象似的群山

白象似的群山

他拎起两只沉重的旅行包,绕过车站把它们送到另一条路轨处。他顺着铁轨朝火车开来的方向望去,但是看不见火车。
到了这地步

到了这地步

到了这地步。 是有回报的:没有什么被保证,没有什么被拿走。 我们冷酷无情,或毫无优点, 无处可去,无理可留。
忆城南

忆城南

[infobox]作者:白果[/infobox] “爸爸的花落了”,小时候读这句话只是略微觉得有些伤感。那时候的英子刚刚小学毕业,家中却突遭变故,时局动荡,父亲离世。在那几天之间小女孩便说“我已不是小孩子了”。噢,原来长大真的是在一…